第八話  重逢 

 

結束分離系統測試後,月之女神號朝向了位於L4的札夫特的軍事殖民地──軍械庫一號航行,並且在不久後入港補給。軍械庫一號的船塢內這時停留的是智慧女神級的命名艦,智慧女神號,目前正在進行最終的建造工作。反而在殖民地本國建造的二號艦的月之女神號進度較快,先行機密的服役了。

先前隨惑星小隊一同登艦的技術人員在這次靠港中就先行上岸了,目前艦上人員也是處於休假狀態,準備回航至殖民地本國。

「感謝貴單位的協助,這次測試的資料將有助於我們進行第二世代鋼彈的細部設計。」似乎是技術人員的長官在離去前對著亞雷說著,並且行了一個舉手禮。亞雷沒多說什麼,只是禮貌性的回禮。

待技術人員離去後,亞雷回到了月之女神號上屬於自己的指揮官室。札夫特的指揮制度通常是每個部隊的指揮官轄下除了親自指揮MS部隊外,還要兼任指揮艦隊。雖然編制跟聯合軍很像(聯合軍的艦隊指揮官同時下轄艦隊與艦載機部隊,但是不會擔任艦載機部隊指揮官),但聯合軍艦隊的指揮官可不用駕駛機體上戰場。

鋼彈嗎?」亞雷喝了一口咖啡,望向擺放在桌上由先前一名技術人員秘密提供的整個計畫的副本。

 

同時,在月之女神號的MS格納庫裡,一群士兵正圍著提爾俘虜的鋼彈型機體,一名技術人員正在嘗試由外部侵入的方式將MS駕駛艙給開啟。

「說真的,我覺得你怎麼老愛撿一些奇怪東西欸!」霍雷手上拿著步槍,轉頭對提爾抱怨,而提爾只是對他作了個鬼臉,沒有回話。

「恩喔!好了!我要把他打開囉!」那名整備員手上拿著小型的手提電腦,透過入侵系統程序來強制執行開啟駕駛艙的程序。此時,『刷』的一聲,鋼彈的駕駛艙打開了,手上有槍的人員立刻用槍對準駕駛艙,以發生什麼危險的狀況。

「這駕駛員是少年兵?」霍雷走上前去看了看坐駕駛艙內的人,原來是個跟提爾等人差不多大的少年,似乎因為剛才的戰鬥而陷入昏迷之中。

「嗯啊搞什麼東西」少年被外頭的聲音給弄醒,睡眼惺忪的睜開了眼睛,似乎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

「不要動,說出自己的名子!」提爾拿著手槍上前,並且指著那名少年的額頭,準備用標準的程序開始審問他。少年一臉錯愕,乖乖的把手舉起不。但少年還沒回答,提爾看清楚了那駕駛員的臉,突然叫了一聲。

「喂!這不是卡爾嗎?」提爾看到熟識的面孔,不可置信的質問著。

「呃我想想,你不會是提爾吧?」少年也認出提爾的的聲音,也立刻叫出提爾的名子。

「怎麼?你們兩個認識啊?」拿著步槍在後面待命的霍雷看著相認的兩人,不經問出這個一定會問的問題。

「啊,我介紹一下,這是我以前在月面的哥白尼住一段時間時所認識的自然人朋友,他叫卡爾‧亞爾提斯,我是有聽說他有加入地球軍啦」提爾介紹著他的老朋友,不過畢竟還是得審問為什麼襲擊惑星小隊。

「總之,說出你為什麼有這機體,以及為什麼攻擊我們。」提爾口氣一變,拿槍質問著卡爾。

「欸,這個說來話長,我當時受不了地球軍的態度,所以就偷了一台機體走。後來我跑去當傭兵,札夫特後來找上門來雇用我。任務似乎是只要在碎石帶找到他們的新型機,並且摧毀就有酬勞。」卡爾從頭說起整個經過。而提爾點了點頭,並問了下一個問題。

「所以你就答應了?」提爾問。

「我當然答應了,他們還幫我改機體跟出動僚機支援欸!只是我沒想到居然是與提爾你交戰,哈哈。」卡爾說,並且笑了出來。

「我說,他從以前就這樣啊?」霍雷用手附在提爾的耳邊,低聲的問著。

「好像是這樣不過軍方為什麼要攻擊我們?」提爾也同樣低聲的回答,並且依照卡爾的說詞表達疑惑。

「不知道,總之先報告隊長好了。」霍雷同樣表示不清楚,隨即做了呈報上級的判斷,提爾點了點頭表示附和。

 

「札夫特下的命令要攻擊我們嗎?」亞雷聽取了部下的報告,用手撐著下巴,並開始思考著。

「我們應該不可能得罪了軍部上層吧?」提爾擔心的疑問,這也是十分有可能的原因。

「主要是這種針對性與巧合實在太完美了,不排除上層可能從一開始就想要抹消掉我們。」亞雷喝了一口咖啡後分析著,僱用傭兵將惑星小隊給消滅掉,事後又能將責任推到地球軍頭上,怎麼看都是十分划算的。

「或許因為我們被視為薩拉派的遺毒吧。」霍雷聳了聳肩,無奈的表示。過去惑星小隊的成立的確與薩拉議長脫不了關係,也很有可能成為殖民地評議會政治清算下的目標。

「隊長,有沒有可能上層只是想偽造一個襲擊事件來進行薩克飛梭的實戰測試之類的?」一旁旁聽的長谷川發問著,一次出航測試便把所有預備的測試項目全部完成,還提前了進度,這點也很可疑。

「嗯,也不是不可能,加上這個案子又是最高機密,或許上層也想在完成的同時將我們給抹消掉。」亞雷點了點頭,回應著武的推論。

「總之,隊長,那架鋼彈要怎麼處理?」無結論的推論大會結束於提爾對俘虜的機體要如何處置的疑問。

「我想就視為戰利品,連同駕駛員編入建制中。」亞雷思考了一下後下令著,隨即又補上了一句:「絕對不要跟任何上層提到傭兵之類的事情。」

「了解。」其他人對亞雷行了軍禮,隨即離開指揮官室。

「越來越摸不透上層的人在想什麼啦」亞雷嘆了一口氣,又喝了一杯咖啡。接著便坐下來繼續研究著那份機密的文件。

 

在經過了各項物資的整補與人員休假之後,月之女神號從軍械庫一號起航,準備返回位於殖民地本國的母港。不過月之女神號與整個惑星小隊並不知道,回到了本國之後還有更嚴峻的任務在等著他們。

至於對薩克飛梭的詳細紀錄則永遠不會現於歷史的表面。札夫特其實還製造了被稱為ZGMF-X101S的另外的薩克飛梭,作為新一代系統的測試機。原有的X100S則稱之為薩克飛梭的一號機,連先前的資料與紀錄都被抹除。

官方對薩克飛梭的紀錄為一號機在耐久試驗中受損,遭到解體處分。事實的真相都將隱藏於札夫特官方的保密手段之下,或許永遠不見天日。

 

第八話

創作者介紹

賽可的創作物集散中心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