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這是我在找地的時候新收的式神,名字叫烈灰孃,簡稱灰。」零簡短的介紹著自己新收服的部下,賽可聽了則是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臭老頭你取名字的品味還是一樣的怪。」賽可吐嘈,因為零所取的名字實在是很怪沒錯。

 

 「主人,這位是?」灰抬起頭對零發問,因為是第一次見到賽可。不過灰的這個舉動嚇到了賽可,一般的狼可不會講話。

 

 「是妖怪」賽可小聲的自言自語。

 

 「啊,這位是我的使徒,賽可。」零回答,灰聽了則點了點頭。零接著對賽可發問了:「你剛剛是死去哪了?」賽可只好把晃去守矢神社跟撿到一隻白貓的事情講了一遍,零聽了大笑起來。

 

 「你真的很愛貓欸!給我看一下。」零邊笑邊說,賽可有點不滿的把懷中的白貓給秀出來,白貓此時則跳到地上,但是看到眼前居然有隻大狼,便嚇的躲在賽可的身後。

 

 「是妖貓啊,別怕,我不會吃妳的。」灰釋出善意,並且走過去舔了舔白貓,賽可此時幾乎是快嚇疆了,因為他很害怕犬類動物,特別是這麼大隻的狼。灰與白貓互動了一下,看起來似乎是變成朋友了。

 

 「好啦,賽可,先變房子出來再說。」零說,找賽可來的目的可是要弄出一個房屋才行。

 

 「你可不要太期待會有什麼東西。」賽可沒好氣的回話,並且集中了精神,前方的空地出現了光球,很快的就變成了房屋的形狀。眼前空地出現了一個單層小房屋,看起來不是很大。

 

 「欸,會不會太小?」零抱怨,這麼小的房屋看來不能容納的下兩個人,更別說兩隻動物。

 

 「裡面是亞空間,進去再說。」賽可簡短的解釋。零狐疑的打開門並且走進去,結果裡面意外的寬敞,有玄關有客廳,還有許多房間。賽可將白貓抱進了房子放在地上,灰則跟在賽可的背後進入房屋。

 

 「嫌房間太小的話還能擴,我先去設一下結界。」賽可留下這句話,便走出了房屋。

 

 「嘛算了,這樣也方便。」零嘆了口氣,放棄與賽可吵下去,並且轉頭問身後的灰:「灰妳能不能化成人形?」

 

 「可以,這沒什麼。」灰簡短的答覆,並且發出了光芒,便成了一位身材姣好、留著短髮的女人,不過頭上頂著一對狼耳,七條尾巴也保留在那。

 

 「好,妳就維持這樣吧。」零說,灰臉上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容我發問一下,為什麼要這樣?」灰不解的問,保持人類姿態需要消耗魔力,雖然對一隻七尾妖狼來說這點魔力不算什麼。

 

 「人類狀態比較利於戰鬥,相信我。」零簡單的回答,但是似乎是沒有說服灰就是了。而這時,賽可又進入了房屋。

 

 「設置完成,啊啊我要先去睡覺了。」賽可說,並且打了個呵欠,今天實在是十分的長,讓賽可感覺非常的疲勞。賽可打開了自己的房間的房門,並且在房間內的浴室洗了澡後,便趴在床上睡著了。

 

 「嘛,是該睡覺了。賽可應該有留給妳睡的地方,就找一下吧」零說,也伸了個懶腰後對灰下指令,也走進了房間。灰左看右看,看到了屬於自己的房間,將白貓抱起來後走了進去。

 

 

 第二天早晨,零起了個大早,簡單的梳洗後便去把賽可給挖下床,並且將灰給叫醒。零隨後打開了房屋的房門,發現了有報紙塞在門縫裡。

 

 文文‧新聞啊?還真有效率。」零拿起報紙簡單的看了一下後說著,因為昨天射命丸採訪他們兩個的新聞已經在頭條了。零走回客廳,坐在餐桌的旁邊,同時催促著睡眼惺忪的賽可:「賽可,早餐啦。」

 

 「啊啊你自己弄嘛」賽可打了個呵欠,在餐桌前努力的集中精神,桌上陸續的出現了食物。賽可自己拉開了椅子,坐在桌前吃著早餐。零則將手中的報紙攤開,一邊吃早餐一邊看著新聞。

 

 「幹嘛?文的報紙喔?」賽可看著零手中的報紙發問,零沒有回話,只是點了點頭,並拿起桌上的麵包放到嘴裡咀嚼。賽可揉了揉眼睛不滿的說:「這種垃圾不用花時間看啦。」

 

 「免費的嘛,就看吧。」零回話,並端起了桌上的咖啡做為提神飲料,繼續的閱讀頭版頭條。 

 

 

幻想鄉新住民現身?

 

 (本報記者射命丸)昨日,幻想鄉內出現了兩位新住民,一位是掌管環境的魔神零,另外一位是魔神使徒賽可,兩人昨日與八雲紫當面交涉後,似乎已經被承認為幻想鄉內合法的住民。目前兩人住在迷途竹林內。

 

 據了解,兩人是於昨日早晨突然現身於霧之湖附近,後來於博麗神社與八雲紫還有八雲藍進行決鬥。兩人皆與對方打成平手,可見實力之強大。根據記者的採訪,幻想鄉最強的妖怪八雲紫表示這兩人的實力足以作為幻想鄉內的另外一大勢力。目前,新住民會不會對幻想鄉的平衡造成破壞還不得而知。

 

 同時根據記者的採訪,零似乎與永遠亭的藥師八意永琳是舊識。不過零表示自己跟月都之王月夜見更熟。

 

 (關於對新住民的採訪請見三面)

 

 

「這死烏鴉淨寫些無聊的事情。」零看完報導後嘆了口氣,將報紙折好放到一旁,繼續食用早餐。

 

 「所以我才說不要收啊。」賽可吐嘈,並又打了一個呵欠,他便走到房屋外深呼吸了一下,幻想鄉內沒有什麼空氣污染,所以空氣特別清新,而且四周的竹子使得空氣更加的有提神效果。賽可此時見到有個小女孩晃晃悠悠的走過來,但仔細一看,那可不是普通的小女孩,因為她頭上長著一對角,這可是鬼族的象徵,走過來的小女孩正是幻想鄉內少數還遺留的鬼,依吹萃香。

 

 「呀,你就是賽可吧,靈夢有跟我說你的外觀喔,我一認就認出來了,哈哈。」萃香以十分豪放的語氣對賽可打招呼,並又拿起腰間的葫蘆灌了一口酒。

 

 「是,我是賽可,有什麼事情嗎?」賽可很意外的以冷酷的聲音回話著,並且伸出手與萃香握手。

 

 「啊哈,我是想說今天晚上要幫你們辦個歡迎的宴會啦。」萃香繼續以樂天的語氣回答,同時又灌了一口酒:「恩,這次在永遠亭辦好了,如何?」而這時,巫女博麗靈夢則跑了過來。

 

 「萃香妳不要亂打擾別人啦。」靈夢責罵著,萃香聽了露出不滿的表情。

 

 「沒關係的,正好我剛剛是在閒逛。」賽可解釋,並且對巫女發問:「真的要辦宴會啊?」

 

 「對,紫姐提議的,萃香一聽到宴會就興奮的跑掉了。」靈夢說:「紫姐已經去永遠亭洽談場地了。」

 

 「我了解了,你們就去準備吧。」賽可說,並且鞠了一個躬補充:「謝謝你們替我們辦歡迎宴會。」隨後便走回了房屋內。

 

 

 而在屋內,零正在一邊摸著窩在旁邊的白貓一邊對灰講述以往各式各樣的經歷,灰則是十分專心的聽著零的演講。這時賽可走了進來,白貓感覺到賽可回來後立刻站了起來跑到賽可面前,賽可拿出了海苔給白貓吃,並且將白貓放在懷裡,走到零的旁邊。

 

 「賽可你出去好久喔?」零諷刺味十足的發問,雖然知道賽可出去是換氣,可是這一換可也換的太久了。

 

 「閉嘴,我剛剛遇到靈夢跟萃香,她們說要今天晚上幫我們辦個歡迎宴會,在永遠亭。」賽可刻意忽略掉零的諷刺,平淡的轉述方才得到的訊息。

 

 「這樣啊?他們可真熱心。」零點了點頭並表示了意見,賽可則是癱軟的坐在沙發上發呆。

 

「我去幫忙他們準備好了。」賽可喃喃自語著。

 

「不用啦,我們去反而是麻煩。」零針對賽可的提議表示反對,同時也問:「你不會想穿這樣去吧?」

 

「怎樣?我這樣穿不行喔?」賽可反問,自己身上穿的是紅色的披風,至少看起來很正式,倒是零的衣著還比較邋褟,賽可大聲的說:「臭老頭你這樣才不能見人吧?」

 

「呿,起居服嘛,我又沒說要穿這件出去。」零抱怨,身上的衣服隨即變為了一套軍禮服。

 

「拜託你穿正常一點的衣服好不好?」賽可不耐煩的吐嘈,這種場合穿軍禮服確實不妥。

 

「正式的衣服嘛,不接受的話我換就是了。」零反駁,身上的衣服這回變成了西裝外套,只是零沒有扣上釦子。零伸了一個懶腰,繼續說:「總之準備準備,參加宴會囉!」

 

 

到了傍晚展開宴會時,永遠亭的中庭聚集了許多幻想鄉內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像是守矢神社的兩位神明與風祝、紅魔館的吸血鬼大小姐與女僕長、冥界白玉樓的主人西行寺幽幽子與她的庭師、地底的地靈殿殿主古明地覺與她的寵物們。身為地主的永遠亭一眾自然也在,人里的歷史老師上白澤慧音也帶著藤原妹紅出現,而八卦記者射命丸文則當然是不會缺席。

 

「嘛,真是好大的排場啊?」零看著眼前這種狀況評論著,一旁的賽可微笑的點了點頭。

 

「啊?零,你們可是今天的主角喔!」八雲紫此時走了過來對零說著,身旁跟著八雲藍。零揮了揮手對紫致意,不過灰看到藍卻是露出了憤怒的表情,不知道有什麼過節。

 

「我去晃晃。」賽可低聲且簡短的對零說,隨即離開。現場所有人不是喝酒就是聊天,還有一些人在表演把戲逗趣。

 

「啊,你就是零啊?來,這杯先乾了!」萃香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將葫蘆中的酒倒在一個小碟子內遞給零。這位蓋亞之子當然是自然的接過來,接著豪邁的一口就乾了。

 

「喔喔!好酒量!」萃香驚嘆,好久沒遇到酒量這麼海的人了,並且拿了一個更大的碟子盛滿清酒,再次遞給零:「再來一杯吧?」零微笑了一下,輕鬆的一飲而盡,一鬼一神便開始比起酒量來,旁觀的幾位也開始加入。

 

「跟臭老頭比酒量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他根本不會吸收酒精。」賽可看著遠方比酒量的一群人,小聲的吐嘈,並且變出了一罐汽水自己喝。

 

「賽可,你之前那把可以變化的劍可不可以借我研究啊?」魔理沙走過來好奇的詢問賽可,因為實在是太神奇了。

 

「抱歉啊,這可不行呢。」賽可笑了笑拒絕,因為那可是寶物,但是賽可從披風中找尋了一下,拿出一個帶有劍十字的項鍊遞給魔理沙:「這可是魔法道具喔,就送妳研究吧!」賽可隨後笑著轉身離開,繼續四處閒逛。魔理沙接過項鍊,也笑著離開。

 

遠處輝夜與妹紅又因為一點小事情而吵起來。比著酒量的零依然是繼續喝著酒,旁邊八雲紫還有八坂神奈子都不濟事了,萃香則是已經快要接近茫然的狀態,但是還是繼續與零比拼。八雲藍與灰持續的對峙,看起來隨時要開打的樣子。人形使愛麗絲則是在另外一個方向表演起人偶劇。

 

 

所有人就這樣鬧到了三更,才漸漸的離去。但是在永遠亭的中庭,賽可依然站在那抬頭望著月亮。輝夜見到還有人未離去,本想上前去詢問,但是一看那人是賽可,便感到非常的疑惑。

 

「賽可,你不回去嗎?」輝夜疑惑的問,都這麼晚了為什麼賽可還留在這邊不離開。

 

「我只是要正式的打聲招呼,我美麗的公主大人。」賽可一反常態的以一種莊重的語氣說著:「吾乃第三十四代蓋亞之子‧零之承載者,高貴而純潔的魔神之使徒,伊恩‧Y‧薩伊,也是『魔神的幻想』的擁有者。先前狀況比較混亂一點,我在這邊正式的向您致意。」賽可隨即彎腰鞠了一個躬,表示敬意。

 

「是嗎?環境掌管者的使徒啊」輝夜邊思考賽可的話語邊喃喃自語,並且繼續詢問:「那麼,你有什麼事嗎?」

 

「余之真身是個平庸之人,唯具有強大的幻想能力。而於幻想之中,余便能強化自己,使余方可辦到以往所不能做的。」賽可以一段不知所謂的話語回答,並且一步一步的走向輝夜。雖然黑夜中看不太出來,但是賽可的身上似乎纏繞著些許黑色的氣流。賽可抬頭望向輝夜公主,繼續說了下去:「像是這樣─公主大人,我愛你。」面對突如其來的告白,輝夜的臉上逐漸的變紅。可從來沒有人這樣當面告白過。

 

「這什麼意思?」輝夜慌張的問,因為她已經被賽可突然的舉動給嚇到,完全不知所措。

 

「我其實很膽小,不太敢跟別人─特別是女人─說話,但是幻想之中我能藉由幻想來壯膽。」賽可微笑了一下,並且回答著。接著抱住了輝夜,在月球公主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放肆!你這污穢的地上人!」輝夜害羞的推開賽可,臉已經因為害羞而變的面紅耳赤。

 

「我說過了,我是蓋亞的使徒,是高貴而純潔的魔神承載者,可不是普通的地面上的污穢喔。」賽可依然是保持臉上掛著微笑的說著,並且深情款款的望著輝夜公主。賽可接著又說了:「不過,我對我剛剛的無禮的舉動表達抱歉。因為,我是真的愛著你的,公主大人。」並且隨即又彎腰鞠了一個躬。

 

算了,沒事且先退下吧。」輝夜有點疲勞的說著,被這樣告白實在是讓人驚慌失措。賽可第三次鞠了一個躬,隨即轉身離去。輝夜臉上殘留著紅暈,坐在永遠亭的走道上望著夜空中的月亮。

 

─確實,有種奇怪的吸引力呢

 

 

就這樣,賽可與零在幻想鄉內安頓了下來。平日就是喝茶閒逛,偶爾教訓一下作亂的妖怪。零繼續的指導烈灰孃武術與彈幕來增強實力,賽可則是不時的跑到永遠亭去找輝夜聊天。兩人就這樣的融入了和平的幻想鄉的生活。或許這種狀態不會太有,但是──管他的!

 

也許哪天幻想鄉又發生異變時,賽可與零會再度出動呢。

 

 

第八章

 

幻想侵入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n125 的頭像
ian125

賽可的創作物集散中心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