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篇文章前請自己去了解一下什麼是ゆっくり,才比較能理解這篇文章的內容與情節)

 

 

 幻想鄉,一個寧靜而純樸的世外桃源,這裡住著許多各式各樣的種族;而今日,和平再次降臨於幻想鄉,白天很快的過去,夜晚接著到來;而在幻想鄉的一區,迷途竹林內,賽可與零所居住的房子就在這裡,賽可與零早已入睡,但是夜半時分,屋外卻傳來了不明的哭聲

 

****的,哪個傢伙半夜在哭爸(台語)啊?」零被這神秘的哭聲給吵醒,感到非常的不爽,一開口就是臭罵,並且跑到房屋的客廳看發生什麼事情。 

 

「臭老頭,誰在外面哭啊?」賽可揉著眼睛,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問著罵人中的零。他所養的白貓也跟在旁邊一同走出來。

 

 %*#$!&%^,我哪會知道,自己去看啦!」零繼續咒罵著,並命令賽可去查看狀況。

 

 「哎喲喂,真是的。」賽可抱怨著,並穿好了衣服,抱起白貓,走出門外看看發生什麼事。

 

 「哇哇哇哇哇~~~~~~!」竹林內只聽的到一陣哭聲,賽可專心的定位出哭聲的來源方向,但是四週一片漆黑所以什麼都看不到。而且竹林內的竹子非常的多,這樣貿然的前進可能會有危險。

 

 「真是的,這招好像不這樣用」賽可用手撐在印堂,集中精神,眼睛的顏色居然變為綠色且鑲著金色紋路,眼前本來一片黑暗,現在漸漸的能看到東西,就像是戴了紅外線夜視鏡一般,障礙物看的一清二楚。因為賽可發動了魔神之眼的絕對視的其中之一衍生─暗視。

 

 「很好,能看到前方了!白貓,你先過去看看。」賽可低聲的說,並且將懷中的貓放在地上,白貓立刻敏捷的往哭聲的來源跑去,賽可也趕緊一邊跟在貓的後方一邊注意障礙物而逐漸的接近哭聲來源。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哭聲變的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清楚,賽可知道已經很靠近了。他看到白貓已經在前方停了下來,看來是已經到了。賽可撥開擋路的竹葉,想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不會吧...」賽可仔細一看,眼前正在哭的是個巨大化豆沙饅頭狀的物體,但是長著頭髮戴著頭飾,似乎就是那種奇妙的生物─ゆっくり。

 

 「真是的...那這是哪個品種啊?」賽可抓了抓頭抱怨著,並仔細看看眼前嚎啕大哭中的ゆっくり,外型上與幻想鄉的巫女博麗靈夢有點類似,應該是最常見的靈夢種。

 

 「算了,先抱回去好了,不然放在這邊哭也不是辦法。」賽可小聲的說,並在手中變出了糖果,慢慢的接近ゆっくり靈夢,並且對著ゆっくり靈夢以ゆっくり的方式打招呼:「ゆっくりしでいっでね!」

 

 「ゆ?」ゆっくり靈夢停止了哭聲,轉頭尋找跟她打招呼的來源,猜想是不是有同伴來找她了。

 

 「乖,糖果給你,可不可以告訴大哥哥發生什麼事啦?」賽可將糖果放在手掌心上,那ゆっくり立刻跑過來吃著那顆糖,賽可此時對ゆっくり靈夢發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むしゃむしゃ,靈夢ゆっくり的跟媽媽走失了,接著靈夢就ゆっくり的在竹林裡迷路了」ゆっくり靈夢一邊吃著糖果一邊對賽可解釋,用字上十分的帶有ゆっくり那種低智商的風格。一旁的白貓看著ゆっくり,跑過去試著接觸,ゆっくり靈夢則是很高興的跟白貓玩在一塊。

 

 「這樣啊,那先跟大哥哥回家,大哥哥再幫妳找媽媽,好不好?」賽可發問,他發覺跟ゆっくり講話八成先要將自己的智商給降低才行

 

 「ゆ!」ゆっくり靈夢高興的點點頭,隨即被賽可抱在懷中,被賽可帶回了居住的房屋

 

 

 「怎麼樣?找到什麼沒有?」零一聽到門打開的聲音,就大聲的詢問著是否有找到什麼東西。

 

 「你看」賽可向零展示找到的ゆっくり靈夢,這讓零嚇了一跳,因為賽可看來又找到奇怪的東西了。

 

 「你從哪裡抱回這個的!?」零驚訝並且有點不滿的發問,旁邊剛剛被吵起來的灰則已經靠過去,跟ゆっくり靈夢還有白貓一起玩耍著。

 

 「就是這傢伙在哭啦。」賽可好氣沒氣的說,並且無力的癱坐在沙發上。

 

 主人,可不可以養在家裡?」灰抱起ゆっくり靈夢,兩眼水汪汪的看著零,這個舉動讓零更加的不爽。

 

 「不‧行!」零不滿的吼著,灰聽了則是沮喪的把耳朵垂下,而這個舉動也嚇到了ゆっくり靈夢,讓豆沙饅頭眼角泛起淚光。

 

 「那個大哥哥好可怕」ゆっくり靈夢聲音顫抖的說,因為剛剛零的威嚇確實挺嚇人的。

 

 「對啊,那個大哥哥是不能ゆっくり的人喔」賽可走過來,輕輕的拍拍ゆっくり靈夢的頭,安撫著ゆっくり靈夢。

 

 「喂!」零對賽可大聲的抗議,看來賽可似乎也是想把這隻ゆっくり靈夢給養在家裡。

 

 「好啦,她說她跟媽媽走失還迷路了,我幫忙找媽媽總可以吧?」賽可沒好氣的對零報告,並又變出一個鯛魚燒給ゆっくり靈夢吃。

 

 「算了,我要睡覺了。」零嘆了口氣,走回自己的房間。賽可則將ゆっくり靈夢抱回自己的房間,鋪一條毛巾在地上給ゆっくり靈夢當床舖。

 

 

 第二天,早晨再次的造訪了幻想鄉,雖然半夜沒有好好的睡眠,但是賽可跟零還是很早就起來了。賽可按照慣例變出了伙食在餐桌上,不過今天多了一盤ゆっくり的飼料

 

 「吃飽後就帶妳去找媽媽喔。」賽可很意外的以溫柔的語氣說著,並且將飼料端到ゆっくり靈夢前。

 

 「ゆ!」ゆっくり靈夢高興的叫了一聲,並大口的吃著飼料。賽可同時輕輕的摸著ゆっくり的頭,零則是在旁邊用一副很難看的表情看著。ゆっくり靈夢吃飽後就被賽可抱在懷中,走出房門外。

 

 「恩,先去問問看永遠亭那邊好了」賽可喃喃自語的思考著要怎麼幫忙這隻幼ゆっくり,隨即張開了羽翼,帶著ゆっくり靈夢飛到了永遠亭的大門前,並且敲了敲門

 

 「是你啊?賽可先生,今天有什麼事情嗎?」永遠亭今天應門的人依然是妖兔鈴仙,詢問著賽可來的原因。

 

 「鈴仙,竹林裡哪裡有ゆっくり的巢?」賽可開門見山的問,既然是在竹林找到的,那麼巢穴應該也在竹林內才對。

 

 「唔,我不知道欸。」鈴仙回答,並且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畢竟竹林很大,她們也不是完全的掌控住竹林。鈴仙此時又問了:「為什麼要問ゆっくり巢的位置?

 

 「呃,我手中這個小傢伙跟媽媽走散了,還在竹林中迷路,我在幫她找家」賽可解釋,並且把懷中的ゆっくり靈夢拿給鈴仙看。

 

 「喔,竹林這麼大,可能不好找喔,加油!」鈴仙替賽可打氣,賽可則是笑了笑後鞠了個躬,並且飛離了永遠亭。

 

「ゆ?大哥哥找不到靈夢的媽媽嗎?」在飛行的路上,懷中的ゆっくり靈夢不安的著,因為賽可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沒這回事喔,大哥哥說到做到!」賽可簡單的笑了一下,並且安撫著ゆっくり靈夢,接著降落在竹林裡的一個小破屋,並敲了敲門。

 

「誰啊?」一個少女的聲音前來應門,是居住在迷途竹林之內的不老不死之人,藤原妹紅。

 

「呃,妹紅小姐,我是賽可啊,我好像還沒跟妳講過」賽可對著門的另一端的聲音報上自己的姓名,不過賽可這時想起來還沒跟妹紅打過照面,但是話沒說完便被妹紅打斷。

 

「喔,常常去找輝夜的那個賽可啊?有什麼事嗎?」妹紅詢問賽可的來意。不過賽可比較驚訝的是妹紅聽過自己的名號,雖然好像有點怪怪的。

 

「我在竹林撿到一隻ゆっくり,可是我不知道竹林哪裡有ゆっくり的巢穴,妳對竹林比較熟,能不能請妳告訴我一下大概的位置?」賽可回答,並且尋求妹紅的協助。畢竟妹紅在這竹林內至少住了快一千年了,自然是對這裡比較熟析。

 

「唔,我也不清楚哪裡有ゆっくり的巢穴欸」妹紅回答,並打開破屋的門,看了看賽可懷中抱著的ゆっくり靈夢問:「就是這小傢伙迷路啊?」說完還摸了摸ゆっくり靈夢的頭。

 

「對啊,昨天晚上在我們房子那邊哭,我就把她抱回家了。」賽可回答,同時變出一個銅鑼燒給ゆっくり靈夢當點心。

 

「那我也來幫忙找吧最好跟緊一點,不然會迷路的。」妹紅嘆了一口氣後說,並開始朝竹林的深處走去,賽可這時也趕緊跟了上去,兩人就在竹林密集的竹子間東鑽西找,不過還是連個ゆっくり單體也沒看到;繞了這麼久,ゆっくり靈夢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ゆゆ大哥哥已經ゆっくり的找不到靈夢的媽媽了」ゆっくり靈夢沮喪的說,眼角還泛出了淚光,但是賽可輕輕的拍了拍豆沙饅頭的腦袋,試著安撫她。

 

「大哥哥說了會幫妳找到媽媽,就一定會辦到的,這點我可以保證。」賽可堅決的說,ゆっくり靈夢則是高興的點了點頭

 

「呼搞不好這隻ゆっくり是不小心跑進竹林的。」在不斷穿梭竹葉間後,妹紅喘了一口氣並且推測,因為找了很久還是沒找到巢穴,所以搞不好是不小心闖進竹林的,這以ゆっくり的低智商的性格來說很有可能。妹紅此時繼續說了:「那先到我家休息一下啦,走這麼久也該喘口氣。」接著領著賽可回到自己住的破屋;賽可一走進去,裡面可真是『家徒四壁』的最佳體現,裡面空盪盪的,頂多地上有個草蓆。

 

「隨便坐,反正東西少的好處就是到處都能坐。」妹紅苦笑著說,直接席地而坐。賽可則將ゆっくり靈夢放在地上,並變出一個車輪餅給ゆっくり當食物,自己也變出一杯水來解渴。

 

「むしゃむしゃ~~」ゆっくり靈夢高興的吃著車輪餅,賽可則是以憐憫的眼神看著這豆沙饅頭,並且摸了摸ゆっくり的頭。

 

「如果找不到這小傢伙的父母怎麼辦?」妹紅問,確實如果真的找不到的話是要做好這個打算。

 

「唉,那大概我得要來負責養了吧」賽可此時嘆了口氣,因為零一定是不會答應的,到時可能要動用武力來說服了。

 

『咚咚咚』這時,破屋的小門傳來了有人敲門的聲音,妹紅立刻站起身來前去應門。

 

「喔,是你啊,魔理沙,有什麼事情嗎?」妹紅打開門,看到黑白魔女魔理沙站在門口。

 

「妳,喔,是你們,」魔理沙正想開口,但是看到賽可也在破屋內,便趕快的更正稱謂,並且發問:「有沒有看到一隻走失的ゆっくり?」

 

「有啊,賽可剛才拿了一隻過來請我幫忙找巢穴。」妹紅據實回答,賽可此時抱起ゆっくり靈夢走到魔理沙的面前展示給魔理沙看。

 

「是這樣的,我的魔法店有隻ゆっくり靈夢跑來跟我說她的小孩在竹林附近走失了,如果找到的話會給我蘑菇當報酬,」魔理沙解釋著,並且摸了摸賽可懷中的ゆっくり的頭,繼續說下去:「所以我先去問永遠亭,鈴仙跟我說剛剛賽可才拿著一隻ゆっくり在找巢穴,我就想說你八成會去找比較熟析地形的妹紅,所以我就跑來啦。」

 

「這樣啊,那好,我跟妳去一趟妳的魔法店。」賽可點點頭,與魔理沙走出了破屋,臨走前向妹紅揮手道別後,便跟著魔理沙飛到了她在魔法森林內的房子。

 

賽可與魔理沙隨後飛抵了魔法森林,並且降落在霧雨魔法店前。魔理沙打開門走進去,賽可也自動的跟了進去,裡面是雜亂無章,東西到處堆放。屋內一個看起來像是毯子的東西上頭則坐著(雖說沒有ゆっくり沒有站坐的差別)一隻體型比較大的ゆっくり靈夢,看來就是賽可撿到的小傢伙的母親了。

 

「ゆ!」

「ゆ!」賽可懷中的ゆっくり靈夢看到了自己的母親,立刻高興的趕快跳出賽可懷中,與親ゆっくり相擁(那動作至少看起來像相擁) 

 

「媽媽,這位就是很ゆっくり的照顧我的大哥哥」小ゆっくり靈夢對著自己的母親介紹賽可,而賽可則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抓抓頭。

 

「啊,真是太ゆっくり的感謝你了!」親ゆっくり靈夢鞠了一個躬(至少看起來像鞠躬),以表達感謝之意。

 

「以後要ゆっくり的跟好媽媽喔」賽可對小ゆっくり靈夢說,並且又摸了摸小ゆっくり靈夢的頭,小ゆっくり靈夢則是很乖的點了點頭(同樣的,那至少看起來很像())

 

「來,這是說好的蘑菇」母ゆっくり靈夢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堆蘑菇,交給了魔理沙當作謝禮,魔理沙收下後將蘑菇塞進了衣服某處。

 

「ゆっくりしでいっでね!」ゆっくり靈夢親子對著賽可道別,賽可揮了揮手示意,接著看著她們漸漸遠去。

 

「看不出來你人挺好的嘛?」魔理沙有點意外的說,賽可聽了則是有點靦腆的抓了抓頭。

 

「還好啦,我喜歡一些小動物嘛。」賽可語氣略帶不好意思的回答,隨後飛回了竹林內的房屋;經過今天一整天的折騰,太陽已經快下山了。

 

「累了一天啊」賽可伸展了一下四肢,今天可說是整天都很忙碌。賽可走進了房屋內,準備替屋內的人準備晚餐。

 

─哪天發生異變的話,搞不好我們也得出動呢。

 

 

本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n125 的頭像
ian125

賽可的創作物集散中心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