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與你我所居住的世界十分相似的世界,高樓大廈四處林立,道路上每秒鐘都有大量的車流來往,街道上的行人忙碌的通過。一切看起來都是現實世界相似,但是這裡卻不是現實。

 

「還能夠持續多久呢?」一名少年站在一條暗巷內,抬頭看著幾乎被遮蔽的天空,低聲的自言自語,他身上的服裝與行人身上的衣著看起來完全不同,暗紅色的披風為主體與灰色長褲,看起來十分的怪異。少年喃喃自語完沒多久,如煙一般的消失無蹤。

 

在一個幾乎算是虛無的空間內,少年現形於此,並且嘆了一口氣,一名穿著藏青色西裝的男子這時出現在少年的背後。

 

「這樣下去狀況不樂觀啊?」男子以低沉渾厚的嗓音問著。

 

「是不樂觀,可是也沒辦法。」少年頭也沒回的回答,這時一個光球漂至兩人的面前。

 

「就連這個世界的發展也趨緩了,很快就會走進死胡同。」少年對著光球以一種感嘆的語氣說著。

 

「畢竟也有十年了啊」男子嘆了口氣,接著說下去,從他的語氣中聽的出來有些許的惋惜:「之前很多世界還不到幾個月呢!」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可能會就這樣毀滅掉。」少年下了結論,眼前的光球這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跟我講也沒有用啊,主導一切的是你。」男子以毫不在乎的語氣說,似乎是想撇清關係。

 

「可是,你不能想點辦法嗎?」少年不放棄的問,仍然嘗試著尋求幫助。

 

「我說過了,主導這一切的是你,」男子以一種訓斥的語氣說著:「就算我想出了什麼辦法,真正去執行去完成的是你;這裡也是一樣,擁有『幻想』的是你不是我,若你還想讓一切繼續下去,就給我自己下個決定。」

 

「這」少年本想反駁,但是話未出口便被硬吞回去;這時少年低下頭來,開始沉思是否有個解決方法。一段時間後,少年抬起頭來,兩眼眼神十分堅定的看著男子,看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我想到了,」少年頓了一下,說:「我要進入幻想鄉。」語氣中帶著一種決心的意志,也似乎有一種興奮的感覺在內。

 

「這可不成,」男子冷淡的說,似乎是想潑一盆冷水:「幻想鄉是已經有自己的架構了。依照以往的經驗,這種在已經發展好的架構上發展的世界通常都存在不久。」

 

「錯了,幻想鄉的架構並不是那麼死板,」少年表情堅定的反駁著:「只要有心,每個人都可以擁有一個幻想鄉,它仍然是一個具有高度發展性的世界,正如我們以前所做的一樣。」

 

「那好,你去弄吧。」男子嘆了一口氣,放棄爭辯,並且示意少年可以離去。

 

「況且我們兩個應該都很清楚,進入幻想鄉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才是。」少年留下了這句話,隨後漂離至遠方。

 

「你們要離開了嗎?」一個身穿粉紅色洋裝的女人出現在男子後方,並且不安的詢問。

 

「放心,我想不會太久的。」男子頭也沒回的說著:「如果我太久沒回來就進來找我,妳應該也有權限進入才對。」隨後轉身親了一下女人的額頭表示道別,隨即也消失於虛空中。

 

 

少年站在虛無空間中的一處,環顧了一下空虛的四周,隨即開始喃喃自語,好似在詠唱著某種咒語:

Form here to start imaging,  (以此為幻想之起點)

creation is the structure, and conceiving is the content.  (創造為骨、構思為肉)

I create everything by my imagination.  (以吾之幻想創造萬物)

Having no past, neither of future.  (沒有過去、亦無未來)

Using this body to go through numerous worlds.  (以此身穿梭無數時空)

Yet, the soul will be absolute inanition.  (然其靈魂卻是無盡空虛)

Then, as I declare here, "The Imagination Of the Demonlord".  (而吾在此宣告 『魔神的幻想』)

 

少年的腳下出現了發光的魔法陣,並且出現了結界包圍住少年,結界同時也不斷的擴大,彷彿這整個虛空都在結界的範圍內。結界的內部景象是一片荒蕪且無邊無際的廣大沙漠,天空則彷彿風暴來臨前而佈滿了紅色雲彩,少年站在半空俯視著這一切。

 

「很好,那麼開始創造吧就幻想我在幻想鄉內!」少年大聲的說著,結界內部佈滿了光芒,還不時的有閃電打出,空虛的大地似乎出現了什麼東西,但是此時也產生了強烈的震動。

 

「嗚是跟博麗大結界撞上了嗎?」少年不安的推測,並且努力的保持住平衡,更加的集中精神。眼前的世界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和平的田野,看起來就像個純樸的地帶。

 

「萬歲!我到了幻想鄉─」少年興奮的高呼,但是隨即發現他腳下是空無一物,少年很快的失去了平衡而往下墜落,接著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幻想鄉,一個許多種族的生物都能和平共處的地方。而今日,在幻想鄉某處的一棟洋房外,一個少年正倒在地上。

 

「好痛身體動不了了」少年無力的呻吟著,但是隨後便失去了意識。

 

 

「那個賽可先生?你還活著嗎?」雖然有點模糊,賽可還是感覺到有人在叫他,那是妖兔鈴仙的聲音。

 

「當然活─這裡是哪裡?」賽可下意識的回答,但是張開眼睛時卻發現自己處在一個不熟析的環境,趕快的問清楚所在的位置。

 

「這裡是竹林內啊,我剛巧路過時發現你靠在一棵竹子上沒動靜,就過來看看是什麼狀況了。」鈴仙照實的回答,並且問了:「你剛剛是睡著了嗎?」賽可抓了抓頭,看來剛才不知不覺間就在竹林內睡著了。

 

「大概吧幫我替公主問好。」賽可說著,隨即轉身離開走回居住的房屋。

 

「賽可你回來啦?」賽可一走進屋內,零就很自然的問著。

 

「剛剛在竹林裡面睡著了,夢到了以前的事情。」賽可簡短的說。

 

「你太累了。」零評論,每次只要賽可說做了什麼夢,零都是這麼評論著。

 

「隨便啦。」賽可回話,隨即走回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思考。

 

我從出生便與常人不同,是個被魔神選中的使徒,魔神的承載者。我注定要與魔神共存亡,魔神也賦予了我名為“幻想”的能力,這幾乎決定了我未來的走向,也是我的核心價值。

 

我從以前就被欺負,唯有在幻想之中,我才能實現我強大的力量來保護我自己。隨著時間的增長,力量的形式也不斷的改變。我以前就幻想如果我出現在一些別的作品裡面會發生什麼事情,而因為幻想的力量所以複製了其他世界而創造出許多新世界,但是隨著熱情不再而也毀滅了不少世界。

 

現在我進入了幻想鄉,以居民的腳色參予其中,而我甚至能夠創造出屬於我們自己的,發生在幻想鄉內的故事。這會是我們的未來嗎?我不知道,但是我想這是現有的唯一道路。

 

我想,我做了個好夢。

 

吾名為賽可,為第三十四代魔神零之承載者,其身為幻想與現實的交錯。

 

 

(本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n125 的頭像
ian125

賽可的創作物集散中心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