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話 進入歐普

 

 

 約在南太平洋的所羅門群島一帶,月之女神號在前往札夫特基地的路上偵測到了追擊的部隊。雖然沒有辦法研判敵方從哪邊出發,但應該是由距離不遠的母艦上出動的。至少,這邊可是大海,附近也沒有聯合軍基地可以起降。但不論是什麼狀況,都算是長途跋涉了。 

 

「艦橋,這裡是亞雷,告訴我目前的敵方資料!」亞雷在自己的新機體內透過通信系統叫著,以便得知對方來襲機的狀況。以緊急出動的狀況下,每個駕駛員連駕駛服都沒穿就已經坐進駕駛艙內待命,隨時準備出擊攔截。

 

 Bandit數量10,方位199且朝著本艦過來,距離6000,機種尚不明。」通信員據實的將雷達螢幕上的偵測到的敵機轉報給亞雷,至於艦上的ESM系統則還沒有判斷出對方的型號。

 

 「了解!讓提爾、長谷川還有卡爾出動,其他人在艦內待命!」亞雷在荒鷲的駕駛下令,因為惑星小隊還擔負著把奪來的機體送至卡貝塔利亞的任務,AS系列能不出擊就不要出擊。這三人主要的目的是進行對來襲的敵軍進行迎擊,只是在這種距離之下可能三人都出擊完成時敵軍都已經逼近母艦就是了。

 

 

 負責擔任追擊部隊的是一個剛從東南亞一帶出航的小規模航空突擊艦隊,在先前不久才接到對襲擊西藏基地的札夫特部隊進行攔截的命令,不過在這中南太平洋上要搜索到任何敵軍可也不是簡單的事情,特別是當附近沒有任何友軍所回報的情報時。

 

 在這種盲目搜索的狀況下自然是沒有什麼意義,雖然已經大略計算出對方可能會走的航路,不過月之女神號故意的不經由正常的航道而多次更改航向。艦隊指揮官只好將艦上的MS隊派出去索敵,必要時還能直接發動攻擊。

 

 Flight LeadESM偵測到方位284距離6000處有沒見過的船艦信號,我想很有可能就是──」一個聯合軍MS編隊中的駕駛員對著長機回報著,在海上漫長的索敵任務中所有接觸都可能是目標。

 

 「沒錯!就是我們美麗的女神!」長機駕駛員還不等僚機講完就高呼著:「母艦,這裡是雅爾達,發現目標,我重複一次,已經發現目標,全機轉向284,準備展開攻擊!」編隊長機隨即漂亮的一個轉向,編隊的其他機體也陸續跟隨長機高速的往他們的目標前去。

 

 

 「這裡是長谷川,敵方編隊進入目視範圍,對方是九架刃L與一架不明機,全部裝配航空背包。」長谷川透過放大倍率的攝影機確認著敵軍的型號並且回報著,他的試作型古夫現在正和侵略鋼彈與搭乘在飛行平台上的薩克飛梭編隊飛行著,準備對朝著他們而來的MS們來個迎頭痛擊。

 

 「了解,准許交戰。」亞雷透過無線電下令著,札夫特方立刻是以射擊兵器朝著來襲的MS們招呼了一頓。

 

  

「全機散開!」地球軍長機果斷的下令著,MS編隊就這樣往四處飛散來迴避攻擊。編隊指揮一方面以高機動力閃過不斷射過來的光束,一邊用攝影機觀察對方到底是什麼玩意,隨即便發覺對方一架綠色MS挺眼熟的,讓他有了一股感覺直衝腦門。

 

 「洋基一到五分散包圍住對方,另外四個跟我突襲母艦!」長機一邊以光束步槍做出了牽制攻擊,隨即來一個俯衝並改出後以低高度帶領四架僚機朝著月之女神號衝去。

 

 

 「橘黃色的不明機帶著四架刃L朝著船的方向過去了!」提爾一邊操作著薩克飛梭以光束斧擋住一架展開格鬥戰的刃L,一邊大聲的警告著母船可能會遭遇到危險。

 

 「別擔心,你們三個儘可能的解決其他MS,剩下讓我來處理。」亞雷冷靜的下令著,隨即完成了出擊程序,名為荒鷲的鋼鐵巨人站上了船艦後方兩側的平台,舉起光束步槍對空射擊著,只是以AS01貧弱的武裝來說只能有擾亂的作用,當然亞雷考慮的是另外一個問題。

 

 「進入防空戰!發射防空飛彈攔截!」休斯艦長大聲下令著,月之女神號舷側的飛彈發射管一同開啟,朝著敵方MS的位置一齊發射著攔截飛彈,只是在對方長機的帶領之下沒有發揮太多的用途。

 

 「飛彈圈遭到突破!」雷達操作員高聲的報告著,這代表先前的攻擊沒有太多的效果。

 

 CIWS張開火網,Isolde使用VT信管攔截!」休斯艦長繼續的指示,月之女神號周邊的近迫防禦系統立刻啟動,向四周張開火網,而兩組三連裝艦炮也持續的發射著近發信管的防空砲彈,這股攔截網倒是起了點效果,不過還是不能阻止地球軍MS的前進。

 

 「別擋路!」長谷川大吼著,以機體左手盾牌中內藏的光束電擊爪射向一架地球軍MS並隨即將其給制壓,隨即朝著月之女神號的方向飛去進行支援,只是背後一架刃L的射擊讓他不得不轉頭繼續處理當下的問題。

 

 

 「敵方船艦進入視距,可以目視到敵方MS…Bingo!是AS!」一個地球軍駕駛員透過攝影機確認著,立刻就發現了他們的目標,隨即準備射擊,只是被對方船艦的火網以及鋼彈的射擊所影響,不能專注的發動攻擊。

 

 「你們退下!我來處理!」長機駕駛員高喊著,立刻以漂亮的迴避動作陸續的回避開所有攔截行為,殺進了AS01的極迫近距離。諸僚機則進行了一個拉起後展開與月之女神號的纏鬥,不過在迫近武器系統的火網之下只能零星的以光束步槍射擊,甚至一架刃L還被月之女神號的艦炮以VT信管砲彈擊落。

 

 

 「橘黃色MS…這動作這感覺」亞雷一邊以光束步槍朝著眼前快速機動的不明機射擊,一般嘗試著思考心中所感到的熟悉感,他隨即將無線電撥到了公開頻道高喊著:「是你吧!提略斯‧雅爾達!」

 

 「不錯!亞雷,正是我『橘黃色惡夢』提略斯‧雅爾達!今天以這架新刃來取你性命!」提略斯也以公共頻道高聲吼回去,並抽出了光束軍刀,直接的往眼前的鋼彈型殺了過去。

 

 「這樣不妙,得想辦法驅離他」亞雷自言自語著,一邊以光束軍刀格擋攻擊,還不時的以火神砲想辦法抽身,不過橘黃色的MS卻是死纏爛打著,非擊落鋼彈機不可。

 

 

「可惡不要擋路!」提爾眼見母艦與隊長遭到圍攻,自己又只能被眼前的敵機給絆住,這時來了個急中生智,朝前方丟出一顆空爆榴彈牽制敵機,接著以最大推力火速的馳援月之女神號。

 

 

「隊長!『綠色的』朝你那邊過去──」一名地球軍駕駛員透過無線電對著長機警告著,不過這架刃L隨即遭到長谷川以光束劍刺穿駕駛艙而爆炸於南太平洋的半空中。

 

 

「月之女神號,這邊快搞定了,等一下就進行支援!」卡爾透過無線電報告著,並且以航空MA的高機動力甩開一架正要拿光束軍刀進行近距離戰的刃L,並以機關砲將其擊落。

 

「去死吧!」提爾這時高喊著,站在高速飛行中的飛行平台上的薩克飛梭朝著正在跟鋼彈纏鬥的橘色MS賞了一陣光束突擊槍的射擊。雖然對方很快的就閃開,卻也造成了一點點傷害。

 

 

「隊長,全隊損害已經過重了,請求撤退!」一架聯合軍MS駕駛員對著隊長發出了撤退的建言,提略斯眼看現在這種狀況下就算成功破壞亞雷奪走的機體,也沒能繼續解決這艘船,只得放棄戰鬥下去。

 

「還活著的人聽著,全體撤退!重複一次,立即脫離戰場!」提略斯心有不甘的下令著,對正準備衝上來的薩克飛梭與打算追擊的鋼彈機來了一陣牽制性的射擊,並以幾乎貼近海面的高度快速脫離交戰空域,其他地球軍MS也尾隨著這架橘色MS離去。

 

 

「這裡是亞雷,目視確認敵機撤退,不要發動追擊,全體返艦。」亞雷下令著,隨即脫下頭盔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每次跟提略斯交手都是如此的難纏,真不知道那男人是有什麼執著。

 

 

月之女神號接著開始收容著經歷過激烈戰鬥的艦載機們的作業,這些鋼鐵的巨人降落之後就安靜的站立在整備架上,整備班則又開始應急性的維修整補工作。至於隊員們則被亞雷集合到隊長室,同時他還找了艦上比較核心的幾個軍官一同與會,似乎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討論。

 

「我們的現況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是被軍部高層所捨棄的棄子。」亞雷一臉疲憊的說著,才經歷過那麼激烈的交戰,現在又得煩惱著全隊乃至於全艦的去處,過程中還不時的嘆著氣:「現在我們離歐普很近,基於我們跟歐普有同盟關係,唉,我想我們可以以艦上的核彈為條件,要求歐普接受我們的亡命,不知道各位認為如何?」

 

在場諸位札夫特軍人都沉默不語,先前為了殖民地出身入死,到頭來卻得不得不背棄殖民地,展開亡命的生涯。因為艦上有被解體的核彈,流亡到第三國去普遍來說是一個最佳而且對方不得不接受的一個選擇。最終在全員的同意之下,惑星小隊全體與月之女神號決定就此投靠歐普。

 

 

在沒多久之後,月之女神號對歐普以一個加密頻道發出了亡命宣言,並且請求歐普方面接受靠港請求。這個不速之客讓歐普軍方高層陷入了一片混亂,但是最終在元首的命令之下,歐普方面接受了月之女神號的流亡,並且接收艦上全體成員和艦艇上的所有物資,包括了已經解體的核子彈頭。

 

為了避免札夫特或是地球聯合任何一方的追討,而將其暫時隱藏到了淤能基呂島背面的隱藏船塢之中,這裡也正是先前自聯合軍叛變的大天使號所使用的靠泊船塢。現在月之女神號與艦上機體由歐普軍暫時接收,並且派遣了人員展開了一連串的調查。

 

「這樣應該算是結束了吧?」休斯艦長在艦橋的艦長席上無奈的喝著咖啡,接下來一段時間她會喪失艦艇的管轄權,不過這跟歐普政府擔保的人身安全比起來不算什麼損失。

 

「但願如此。」站在身旁的亞雷嘆了口氣後回應,他手中拿著一杯私藏的紅酒,現在光是咖啡已經不能讓他鎮定了。只期望接下來可能出現的國際政治風暴不會影響太多,是該時候休息一下了。

 

 

第十一話

創作者介紹

賽可的創作物集散中心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