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敗了一輪後,賽可與劉鈴因為答應了一輪的請求而進入了飛船的船內,裡面幾乎是一片漆黑,毫無半點光芒,兩人只好小心翼翼的慢慢往前挺進。

 

 「賽可,這麼黑你看的見嗎?」劉鈴好奇的問,因為自身擁有感應生物體位置的能力,所以一點黑暗不算什麼,但是賽可可沒這種能力。

 

 「勉強,用魔神之眼的『暗視』就看的見了。」賽可回答著,眼睛也變成了綠色而啟動了暗視的能力,而也因為看清楚前面的景象,賽可小聲的抱怨了一句:「臭老頭騙人,裡面明明有很多東西。」

 

 沒錯,大量的妖精與陰陽玉妖怪一如往常的湧上來了,船內絕對不是零先前在地面上說的空空如也,這些妖精與陰陽玉妖怪對兩人發動了密集的彈幕攻擊,賽可與劉鈴再度的迴避著彈幕,並且也猛烈的反擊。

 

 「這裡面的乘客可真是意外的多啊?」賽可大聲的抱怨著,並且繼續的投影著武器出來做火力支援;劉鈴則是運用著龍騎兵們跟這些妖精打游擊戰,自己則是邊迴避邊連續射擊來攻擊。

 

 「奇怪了,這些妖精到底為什麼在船上啊?」賽可一邊回收著被打落的敵人身上的物品一邊自言自語著,可是還來不及繼續思考,眼前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光球,而且似乎把週遭的空間給扭曲了。

 

 「哇!賽可,有鬼啊!」

 「大姐,拜託不要裝的妳很膽小好不好!」劉鈴嚇的躲到賽可的背後,但是又被賽可吐嘈。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賽可打量著眼前的光球,似乎是個空間的扭曲點,不過為什麼船內有這種東西完全是個謎。

 

 而在賽可與劉鈴正仔細的看著這個光球時,光球的四周出現了一圈又一圈妖精發動著攻擊,但是與其說是妖精,不如說是妖精的鬼魂,因為這些妖精看起來是透明的。

 

 「哇!妖精幽靈!」

 「大姐,不要鬧了,快點反擊啦!」劉鈴慘叫著,不過再度被賽可吐嘈,幽靈妖精發動了猛烈的彈幕攻擊,而賽可與劉鈴自然也是努力的反擊著。 

 

而光球吐出一圈又一圈的幽靈妖精,絕大多數很快的都被兩人個擊落。光球在這些妖精被擊落後放出了大量個能量後就消失的無隱無蹤,根本來不及看是什麼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啊?白洞嗎?不可能吧」賽可雖然是對這個光球感到疑惑,先前路上遇到的至少都是有點關聯的存在。不過很快的就沒時間去做這件事了,因為妖精群跟陰陽玉妖怪又來了。

 

 

 「哥到底在哪裡啦!?」劉鈴一邊消滅前方的妖怪們一邊不耐煩的吼著,不過這艘船這麼大,要找到零是件很困難的事情,特別是目前還有大量的妖怪們擋路的情況下就顯的更難。

 

 兩人繼續一邊消滅妖怪一邊漫無目的的在船內亂晃,雖說賽可與劉鈴的攻擊火力很強,但是妖怪的數量實在太多,使得兩人不知不覺間居然被大量的妖怪群給包圍了。

 

 「糟糕!被包圍了!」賽可驚叫著,並且想要殺出一個通道,但是妖怪們比潮水還密集,完全不能突破。而就在兩人覺得快完蛋時,一個聲音出現了。

 

 「海符『混沌の津波』!」一道巨大的海嘯襲來,將妖怪給全數消滅殆盡。而使用這張符卡的人不用說,便是零。

 

 「唉呀,你們在這啊?」零出現在賽可與劉鈴的面前,以一種毫不在乎的語氣問著,好像剛剛用符卡幫忙只是順手。

 

 「這什麼問題我還想問原來你在這啊?」賽可以不耐煩的語氣反問,不過剛剛要是沒有零的幫忙可能就真的完蛋了。

 

 「這艘怪船上面看來是沒有什麼大人物啊?我繞來繞去盡是些妖精妖怪的。」零看了看四周,並且繼續的消滅著眼前的妖怪群。

 

 「不知道,只是剛剛我們進來船的時候遇到一個守門的人,好像提到了什麼復活之類的,要我們幫忙。」賽可也重新開始消滅著妖怪,並且跟零報告剛剛一輪似乎講了什麼。

 

 「復活啊?好像很好玩欸。」零輕描淡寫的說,並且取下背後的劍來砍前方擋路的妖精。「呼,好像清光了。」

 

 妖怪群沒有繼續出現,但是前方卻看到了一個人影,手上似乎拿著一個勺子,背上則好像揹著一個錨。

 

 「哇!這艘船鬧鬼!」

 「大姐拜託你不要什麼都扯到鬼好不好!」劉鈴叫著,不過第三度被賽可大聲的吐嘈,劉鈴聽了則用一種哀怨的眼神瞪著賽可。 

 

「有客人啊?你們是人類嗎?」那人影以一種陰森森的音調問著,實在是聽了會讓人不寒而慄。

 

 「人類嘛沒有,這裡沒有人類;話說回來你是誰啊?」零回答那人的問題,並且反問著對方的身分。

 

 「抱歉,我沒自我介紹,我是村紗水蜜,這艘聖輦船的船長。」那人簡短的自我介紹。

 

 此時,人影這時變的較為清楚而能看見,原來是一位身穿水手服且頭戴水手帽的少女──雖說是少女,實際上應該是個造成船難的幽靈,也就是一般所熟知的水鬼之類的鬼魂。

 

 「那有船長穿水手服的?」賽可繼續吐嘈著。確實,身為船長卻穿著水手服這是十分不合理的。

 

 「賽可你給我閉嘴!」零喝斥著,並且向村紗繼續詢問:「喔喔,是船長啊?那請問這艘船到底是幹什麼的?還有目的地是哪?」

 

 「這艘船將要開往法界,也就是封印著聖的魔界。而只要蒐集齊了聖所遺留下來的寶物,就能讓聖復活,到時候世界將變成是一個沒有戰鬥的大同世界!」村紗回答,並且在語氣中聽的出來有點興奮。

 

 「大同世界啊?聽起來還挺好玩的。」零說,感覺讓人想看看到底要怎麼弄出來這種世界呢。零又繼續說了:「魔界我也早就想去看看了,看看那些魔界的妖怪的實力到底有多少。」

 

 「你不怕嗎?」村紗驚訝的問,這八成是她第一次遇到聽到魔界而不會感到害怕的“人”。

 

 「幹嘛要怕?我可是凌駕於魔與神的魔神欸。」零毫不在乎的說,自己的實力是絕對不用擔心的。

 

 「那麼,請把你們身上的寶物碎片交出來啊,就是那個!」村紗說著,零歪頭思考著碎片是什麼,而賽可順手從披風中拿出先前回收的碎片,村紗一看到碎片便指著說了:「把碎片交出來!那是達成我們的目的所必要的東西,所以請乖乖的交出來吧!」

 

 「我拒絕,說交出來就交出來有違我個人的習慣。」賽可簡短的拒絕,並且將碎片又放回了披風內。

 

 「這樣的話,就要用武力脅迫了!反正離魔界還有點距離,在到達前打敗你們就行了!」村紗說,並且做出了攻擊的準備。賽可也握緊了魔劍準備發動攻擊,不過被零擋在前面。

 

 「賽可,我來處理。我想來看看這船長的實力如何。反正什麼復活的就我們來負責就好了,保管好碎片!」零下令著,並且也擺出了準備戰鬥的樣子,背後的羽翼發出了光芒。

 

幽靈拿起手上的水勺,像是灑水一般的將彈幕給潑出去。大概是因為是船難幽靈的緣故,所以水勺中灑出來的水彈幕十分之猛烈,幾乎像是一場大雷雨一般。只是零在這潑水攻勢之中很輕鬆的閃避著,並且毫不在乎的用魔神之翼發動羽毛彈幕反擊。

 

「好快那麼就直接來吧!転覆『撃沈アンカー』!」村紗召出了一個巨大的船錨,直接的朝著零發射過去。

 

不過這麼龐大而緩慢的攻擊自然是被零輕易的閃開,只是船錨所濺出來的水花可也是不好應付,讓這位魔神費了點功夫才完全閃避。射出去的船錨隨即被村紗拉回手中,返回的過程中又是一次傷害。

 

「船錨彈幕啊?有創意。」零毫不在乎的說著,只是單純的繼續以羽毛彈幕與手中步槍所發射的彈幕反擊。

 

出乎意料的,這個船難幽靈意外的耐打,零在反擊之餘又面對了好幾次的船錨攻擊。當然,這樣的攻擊難不倒統領環境的魔神,而村紗的符卡在攻擊之下還是遭到了擊破。船長同時被擊退了好幾尺,但是她又很快的再次抓起水勺,繼續的發動灑水攻擊。

 

「這種攻擊可真會讓人感覺溫度下降哩。」零繼續心不在焉的評論,同時用一種優雅的迴避動作輕鬆的迴避開攻擊後發動反擊。

 

「再接這招!溺符『シンカブルヴォーテックス』!」村紗大喊著符卡名稱來解放力量,隨即灑出了大範圍連續水幕攻擊,如同漩渦一般的圍住零,水幕的密度則有如瀑布一般的密集。

 

「這玩意可讓我想到了我的雨符啊?」零苦笑了一下,在這種彈幕漩渦中也只能本能性往上迴避的同時反擊,只是水幕越靠近村紗就越密,讓零的迴避軌跡如同像是劃出一個矩形般。

 

面對如此密集的攻擊,光是要看到自己的位置就已經有些困難,加上反擊的彈幕可真是讓人感覺眼花撩亂。對村紗來說自然不是什麼問題,主要大致的朝著零的位置不斷的灑水就行了。

 

但是蓋亞之子這邊就比較麻煩了,要一邊找出攻擊的縫隙,還要確認自己的反擊有沒有命中。零展現了他難得的耐心,緩慢的但是穩健的攻擊,終於將村紗的這張符卡擊破。

 

「可惡,真的不好應付」遭到擊退的船長低聲的埋怨,眼前這個身穿盔甲且背後有著羽翼的傢伙看來真不是普通人類,而且出乎意料的強。但是現在沒有時間想對方的身分,村紗又拿起了水勺,繼續的發動比前兩次更加猛烈且密集的灑水攻擊。

 

「這樣要持續多久啊銃符『ガンオブデース』!」零不耐煩的舉起左手的盾牌發動了符卡,盾牌中所藏的武裝立刻展開,並且朝著船長展開了兇猛的攻擊來壓制住對方的攻擊。

 

「那就試試這個,湊符『幽霊船永久停泊』!」遭到零的符卡攻擊的村紗也立刻發動了符卡反擊,身邊立刻出現了許多船錨以自己為中心圍成一圈,依序的發射出去再收回。

 

「嗚呼呀!」零一邊驚呼著一邊閃躲,一個船錨就已經不是很容易應付了,現在又多了好幾個,變的更加複雜。

 

但雖然相對於先前只有一個船錨來說更加的威猛,可是當船錨依序射出之後也必須依序收回,這時候就出現了很大的空隙。魔神便把握了這個機會,在這攻擊的好機會猛烈回擊,自然是直接的將這張符卡擊破。不過很奇怪的是,這張符卡擊破之後村紗似乎也沒有滿身瘡痍,似乎可以還能進行彈幕戰。

 

「這是最後了!幽霊『忍び寄る柄杓』!」船難幽靈又高喊著符卡名稱,接著瞬間移動到零的死角,再度用水勺發動極為密集攻擊,其形狀猶如倒水時產生的波紋一般,隨即又立刻的消失不見。

 

「欸?還沒完啊!?」零一邊閃躲一邊驚呼,看來他還以為到上一張符卡就已經結束了。

 

消失的村紗連續的出現發動攻擊後又消失,完全不可能進行反擊。零只能四處移動,看能不能擺脫幽靈的糾纏。雖然幽靈是立刻出現在零所在的位置,不過面對零的高速閃躲來說也跟不太上這速度。現場的狀況就像是一個鬼在追殺著仇人,但是怎麼也追不上。

 

這無厘頭的追逐戰持續沒有太久,隨著符卡的力量耗盡而將村紗完全的擊破,很明顯的是船長敗下陣來。此時在船難幽靈眼前的,是背後放著光芒,如同君臨著這艘船的王一般的零。

 

「如此可怕的力量真的不是人類嗎?」被擊敗的村紗感嘆著,畢竟她並不知道,眼前這位是蓋亞之子中的長子,統領環境的魔神‧零。

 

「凌駕於神與魔的魔神,這樣記得就好了。」零輕描淡寫的回應,掛在名稱上的頭銜不用太多,只要能讓對方驚嘆就成。

 

「自古傳說中被封印的魔神原來是真的」對於村紗這種比較年輕點的妖怪來說,可能連魔神的傳說都沒怎麼耳聞了。

 

「那結果什麼魔界的到了沒啊?」零開始有點不耐煩的問,剛才是經歷了一場戰鬥來打發時間,那船的目的地是到了沒?

 

「這艘船是自動操控的,現在就已經是魔界了。」村紗據實以告,身為船長自然是清楚的很。

 

「那早說嘛,走啦,賽可、小鈴。」零一派輕鬆的說,隨即領著身後的部下與妹妹離開。

 

 

 

「其實剛才你們打到一半的時候我已經感應到進入魔界了。」賽可對著零補充報告著,當然現在說是太慢了。

 

「那你剛才為什麼不講?」零敲了一下賽可的頭表示不滿。

 

「你們打的正激烈哩。」賽可也回敲了一下零,將這個不滿拋回零的身上。

 

「好啦,真的該下船啦!」劉鈴同時在零與賽可的頭上各揍了一拳,作為制止這兩位繼續說下去的手段,三人也就順著剛才賽可與劉鈴進入的入口離開這巨大的飛船。

 

 

四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n125 的頭像
ian125

賽可的創作物集散中心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