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巨大的飛船之後,一行三位蓋亞使徒來到了一片巨大的紅色大地。四周一片荒蕪,幾乎沒有任何植被。而腳底下的紅色景象不禁讓人以為是踩在岩漿之上,但是奇怪的是卻連一點灼熱卻都沒感到。天空則是一片漆黑,也沒有看到太陽,完全不知道現在是早上還是晚上。

  

  當然,所謂的魔界景象實在是沒有辦法詳細定義的,大概只要在地上插根牌子說這裡是魔界那就是魔界吧,所以眼前的景象或許也只不過是魔界的無數面貌其中之一罷了。

  

  「賽可,這裡還在你的空間之內嗎?」零詢問著身後的幻想掌管者,畢竟三人的能力必須要在賽可的支配領域內才能算數。

  

  「看起來還是,這個世界的範圍似乎不是固定住的,而是可以隨所在地點而擴張的樣子。」賽可透過了一些手段檢查了一下後立刻的報告,再怎麼說也不會一下就跳到別的時空中吧。

  

  「那就好辦,因為我看到前面一大堆的魔界妖精殺過來了!」零大聲的高喊,隨即對眼前的妖精群展開迎擊。

  

 之所以會稱之為魔界妖精的緣故,是因為這些妖精的外表明顯的跟正常幻想鄉內常見的妖精有差異。當然的,這些妖精的攻擊性也比普通的妖精更加威猛。不過面對兩個魔神一個承載者所組成的火網,當然也不是什麼問題。

  

  「你們兩個靠緊一點,太過分散很容易被火網殲滅的!」零頭也不回的下令,劉鈴與賽可當然是照辦。眼前的魔界妖精不但火力兇猛,也比普通的妖精更加的耐打。

  

 「這前面根本什麼都看不見啦!」劉鈴大聲的報怨,確實眼前除了密集的彈幕海之外連敵方在哪都看不見。若是跟人決鬥還好,現在可是要確實消滅這些雜兵就顯的很麻煩了。

  

  

 三位使徒也不知道擊退了多少妖精,畢竟現在根本沒有辦法確認戰果,只見得前方終於沒有其他的敵人來襲。倒是有一人影出現,仔細一看,原來是先前賽可與劉鈴在船外遭遇到的老鼠妖怪。

  

「唉呀,你們也來魔界啦?」娜姿琳直接的開口,不過實際上是沒有料到她也跑來魔界了,是來尋寶還是回報上級?

 

「怎麼,你們認識啊?」零轉頭問背後兩人,不過賽可跟劉鈴都用力的撇手搖頭表示否定。

 

「沒有,就是找你時在上船前遇到過,然後大姐就輾過去這樣。」賽可輕描淡寫的報告,畢竟這還是算是事實。「就是個尋寶用的老鼠妖怪,不知道為什麼也跑來魔界的樣子。」 

 

「怎麼樣都好啦,我看在把這毘沙門天的寶塔交給主人前,先來拿你們試試這玩意的威力吧!」鼠妖大喊著,隨即展開了彈幕攻擊。這老鼠的目的是什麼實在難以捉摸,可是語詞中提到日本佛教神之一的毘沙門天與祂的寶塔這幾個詞彙著實讓人玩味。

 

「密集陣!」零高聲的喊著,三人立刻縮短彼此的距離,並且同步性的移動著,就如同只有一個人一般,同時又能將火力徹底的集中,能發揮的攻擊能力有平常的三倍以上。

 

鼠妖以寶塔為中心使出了放射狀的光束與火網,對四面八方無差別性的全部攻擊。而三位蓋亞使徒則是快速的在火網中穿梭著,敏捷性似乎還比平常單獨一人來的高。面對了二神一人的強力彈幕,娜姿琳自然是很快的就處於下風,或者說被壓制住。

 

「看這招,宝塔『グレイテストトレジャー』!」娜姿琳高聲喊著並且舉起手中的寶塔,霎時之間看到那寶塔發出了燦爛的光芒,接著不斷的向四周發射出強力光束。

 

「哇喔!」零一邊閃躲著一邊叫喊,帶領著其他二人快速的脫離光束的射線。另一方面則繼續的施以強力的回擊,很意外的就直接將這張符卡擊破,速度上其實也超乎意料之外。

 

尋寶老鼠頓時遭到擊敗,不過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當然去哪了實在不重要,只是實在令人在意,因為從對話中推測似乎是在給人送什麼寶物似的。

 

「剛才那股力量我有不祥的預感」零低聲的喃喃自語,在剛才的戰鬥中似乎感受到了什麼不太妙的感覺。

 

「先不管那個了,哥你看前面又有妖精來啦!」劉鈴喊著,三人只好繼續的開始迎擊這些大群的妖精們。

 

 

「話說,我們是招誰惹誰了,要打這麼多妖精啊?」賽可正朝著眼前的妖精群反擊,但是總覺得越打越奇怪,就大聲的發問。

 

「天知道!一路上就不斷的遇到妖精跑來我們前面還對我們發動攻擊,我都還不知到妖精這麼有攻擊性。」零同樣的大聲應回去,因為他現在也正忙著進行反擊,沒空思考。

 

不過確實,一路上一直有無數的妖精群突然的出現,並且朝著三位使徒發動攻擊。加上又很快的就被擊退,實在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妖精會這麼具攻擊性實在很稀奇,因為以妖精的力量與習性──乃至於智商──來說,不太容易主動的襲擊人。

 

「結果妖精們都只是路過的嗎?好可憐啊,哥!」劉鈴以一種悲傷的語氣嘆息著,雖然她並不是真心的為那些妖精憐憫就是。

 

「閉嘴,妳管他們是出門打花生油還是醬油的,反擊就是了啦!」零一句話直接的點破妹妹的假悲傷。「現在我們到底要去哪?」

 

「別問我,我對這裡還沒建立方向感。」賽可直接的回答。

 

「我們這樣亂晃,會不會晃著晃著遇到魔界神啊?」劉鈴隨便的推測,但是其他二位都直接以一個『怎麼可能?』的表情看著她。

 

「都忘記了說要幫人解除封印還啥的啦?不過是要去哪才能完成這件事咧」零敲了一下劉鈴的頭,不過在這廣大的魔界之中,連個標的物都沒有,實在不知道該上哪去才是。

 

「結果就是被委託了卻不知道該去哪的狀況嘛。」賽可無奈的表示,這可能是他們這趟旅程的最佳寫照。

 

「算啦,繼續亂晃吧。」零做了結論,雖然並沒有太大用途。

 

 

就在三人已經幾乎將所有向他們襲來的妖精群通通擊退之後,本來看起來很荒涼的魔界這下看起來更加的荒涼了。四下無人,也不知道自己是迷路了沒,更沒有辦法找人問路。但是此時,沙漠的彼端彷彿出現了一個人影,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魔神們與承載者立刻向人影靠近。

 

「話說啊,如果要解除封印的話是不是應該去找封印的本體啊?」賽可有點不耐煩的發問。「像老頭你的封印本體在喜馬拉雅山山脈上那樣。」

 

「天知道,我連這裡封了什麼玩意都不清楚了。」零無感情的回答。

 

「你們是收集了飛寶的人吧?那就趕快在這裡解封吧。」前方的人影突然靠過來,並且詢問著三人。

 

「誰!?」三名蓋亞使徒本能性的抓起武器準備應戰,不知道是不是又來個找碴的傢伙。

 

「我是毘沙門天的代理,寅丸星,接受了聖的信仰於一身的人。」人影說著,仔細一看乃是一個虎斑色頭髮,身穿布袍手拿長槍與寶塔,活像佛教中四大天王之一的托塔天王──在日本被稱為毘沙門天──扮相的少女,同時可能是個老虎妖之類的妖怪。

 

「阿賴的味道很重,注意點。」賽可低聲的向零報告著。身為蓋亞的使徒,過去封印魔神的人類意識集合體阿賴耶識與其爪牙們自然是死敵,眼前這個少女想必是與阿賴耶識締結契約的『守護者』。

 

「娜姿琳所找到的寶塔,與你們所持有的飛倉的碎片相加起來,就能解除這裡的封印,也就能辦到對聖報恩了。」星繼續的說著,看起來先前的尋寶老鼠正是給這長官送東西來了,並且是為了某個信奉佛教的偉大人物做事。

 

「咱們看來上了賊船啊?」零半苦笑的評論,作為人類的死敵的魔神,居然不知不覺幫忙著阿賴的勢力。

 

「好像是欸,還要繼續幫嗎?」劉鈴低聲的詢問,現在看起來一幫忙就是會惹上什麼麻煩似的。

 

「現在就與我共同將這裡的法界之光給」星似乎沒有聽到蓋亞之子們之間的對話,繼續的對著三名使徒喊話。

 

「唉,算了,怕妳不知道先跟妳講好了。」零嘆了一口氣,並且大聲的宣告自己的身分:「我是蓋亞女神三位子嗣的長子,統馭環境的使徒,也是過去被你們人類的神與魔給封印起來的魔神!」

 

「什麼那個在遠古被封印的魔神!?現在居然出現在這裡」老虎妖怪驚訝的說,過去魔神完全是傳說層級,某種程度上其實也不被相信了。不過說實在的,身為非人類的妖怪方卻是阿賴方的使徒也是奇怪。

 

「嘛,我是不會白白幫忙的,要幫的話先打敗我可愛的部下再說吧。」零有點半開玩笑的開出條件,並且將站在背後的賽可給往前推。

 

「喂喂喂,怎麼這回我得上場啊?」賽可在這種突然的情況下被迫應戰,立刻大聲的報怨。

 

「這種程度的傢伙還不用魔神之首的我出手。」零毫不在乎的回應承載者部下的報怨。

 

「那剛剛在船上幹嘛跟船長打啊算了。」賽可低聲的吐嘈,隨即抓起了手中的魔劍準備應戰。「吾乃第三十四代承載者,蓋亞使徒第六柱『幻想』的在位者,阿賴的代理人就放馬過來吧!」

 

「這樣嗎?那麼要是你們是錯誤的話,就在這個在魔界持續發出光輝的佛法的光芒──毘沙門天的寶塔前降服吧!」毘沙門天的代理人也擺開架式,立刻的發出彈幕攻擊。

 

這寅丸星所使用的攻擊與以往的彈幕都不同,乃是一種彎曲而且軌道難以預料的光束。賽可雖然連續的迴避開,可是每次都是十分驚險的狀況。不過這對承載者來說雖然艱鉅,也是可以應付的狀況,隨即對著眼前的敵人發動著以魔劍發出的劍氣進行回擊。

 

「好快宝塔『レイディアントトレジャーガン』!」對於眼前承載者發動攻擊之猛烈,寅丸自然也感到訝異,隨即拿起寶塔解放了符卡。

 

毘沙門天的寶塔一如方才娜姿琳使用時的一樣,開始向四周發射直線性光束。但是不同的是,在代理人的手上這光束的威力讓人感覺更加的強大。只是其死角頗大的問題沒有解決,依舊在賽可的猛攻之下很快速的擊破,就連承載者自己也對這速度感到困惑。

 

「這次打的特別快是因為魔劍剋對方的神性嗎?」賽可一邊低語,一邊思考可能的原因。

 

不過他沒有太多時間想下去,因為眼前的虎妖已經重整態勢,繼續發射起曲射變速光束。以魔神之眼來說,分析出這種不定向目標的空隙雖然耗點時間,但也不是辦不到。賽可不同於前面的驚險閃躲,反而開始很輕鬆的避開光束的射線,並且從容自在的反擊著。

 

「給予我力量吧,光符『正義の威光』!」星又大聲的喊著符卡的名稱,隨即在身後射出許多直線光束,搭配上一排又一排的黃色鱗彈,直接的包夾住眼前的敵人,賽可就在這裡直接的遭到擊落

 

「可惡!」雖然遭到了擊中,承載者依舊勇猛的抓緊手中的劍,重新返回陣前,並且使用了一張符卡。「狩獵弓『デースハンター』!」

 

賽可手中的劍這回變成了一把長弓,並且隨即張弓搭箭來射擊敵方。射出的箭矢隨即化為光束般的彈幕,直接的反擊眼前猛烈襲來的星。連續的箭矢彈幕很快的壓過毘沙門天的光芒,再度的將符卡擊破。

 

被擊退的星沒有停滯太久,很快的又重新發動攻擊。這回所使用的通常彈幕雖然依舊是變速彎曲光束,可是這回光束卻如同一個爪子一般的包夾住承載者。只是賽可確很反常的幾乎沒有閃躲,同時在反擊的同時快速的往虎妖靠近,這個舉動自然是要逼近光束的死角。

 

「再接這個!法灯『隙間無い法の独鈷杵』!」星隨即拋出了一把呈十字交叉的金剛杵,並且成為如同一對十字交叉的光束似的彈幕,以逆時鐘方向旋轉著,直接的追著賽可跑還限制住活動空間。

 

「怎麼好像之前也是這種模式啊!?」賽可大聲的叫喊著,這種被追著跑的狀況總覺得在哪似曾相識的感覺。

 

在這種迴避為第一優先的情況之下,要如何進行反擊就是一個大問題。如果使用符卡壓制的話自然是很容易就能取勝,不過那樣的話就又略嫌太過頭了。賽可在此是具現出了許多具有追蹤能力的創造物,就算不直接瞄準也能命中對方,最終在耐心的處理之下擊破了符卡。

 

「果真不簡單,能到這個地步...那就用這個決勝負吧!『コンプリートクラリフィケイション』!」星使出了最終決勝的招數,同時從兩側射出無數橫向的光束包夾住賽可,似乎是想直接用這光芒淨化一切。

 

在這無盡的光束之中,賽可雖然能在僅有的細小縫隙中求生,不過整體狀況來說實在驚險。對於這種最終招式,賽可手中的魔劍這時卻又開始發出了光芒,似乎是被灌入了什麼魔力一般。

 

「破世斧『破界斬』!」承載者沒有多說什麼,直接的解放了魔劍的力量,手中的劍則直接的變為一把大斧,以廣範圍的劈砍橫掃眼前的光芒。

 

兩張符卡的力量相互撞擊的情況之下,自然又產生了大量的光芒與震動。而這一互相以符卡對轟的結果,是由賽可取得了勝利。一如過去發生的無數次承載者與阿賴耶識的守護者之間的戰鬥一般,身為蓋亞與零的使徒的承載者最終都取得了勝利。

 

「太強大了,不愧是傳說中的魔神的力量...」被擊敗的星讚嘆著,不過話說回來這一路上已經有多少人被所謂的魔神感到驚訝了啊?

 

「那種東西隨便啦,乖乖交出寶塔來。」零一派輕鬆的說,並且直接的從毘沙門天的代理人手中拿走寶塔並揣進懷中。

 

「話又說回來,封印在哪?」賽可忽然的提問,他們在魔界晃了這麼多圈,根本沒有頭緒。

 

「啊?封印就在你們腳下啊?」星指了指地面,看來這整片大地就是一個巨大的封印了。

 

 

就這樣,獲得了解除封印的媒介與得知了封印位置的魔神與承載者,隨即離開了天空,降低到了離地面比較近的高度,準備來解除封印在這魔界之中的某個神祕的力量。

 

「是說,這樣真的好嗎?對方是阿賴側的欸?」賽可依舊留有顧忌的詢問,這無疑是在幫忙敵人。

 

「都到這個地步了,就看看是什麼東西吧。」零一派輕鬆的說,並且把玩著剛才獲得的寶塔。「結果封印怎麼解除啊?」

 

「好像說把這碎片跟寶塔放...哇啊!」賽可從懷中拿出了幾片先前回收的飛行木片,並且往寶塔接近過去,隨即他就被寶塔如然放射出來的光芒給嚇到。

 

眼前的寶塔發出劇烈的光芒,實在讓人眼睛完全睜不開。光芒包圍了三位蓋亞使徒,更包圍了整個魔界,甚至連地面上都有光芒洩漏出來,隨即衝上了天空。整個魔界現在是充滿了光輝,看來這個解除封印的動作算是成功了。

 

 

五面 

創作者介紹

賽可的創作物集散中心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