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宇宙中...你們這邊信不信宇宙?」零說,不過他要先確定他的聽眾懂不懂他要說的。 

「信啊。」靈夢簡短的回答。

「那好,在這個宇宙中,物體只要有一定的質量就有其主宰恩,這樣說好了,從天上的星辰,到地面上的生物,都會有他的支配者呃,生物方面說白話就是靈魂,也叫意識,那我們也知道幻想鄉有亡靈與幽靈,這些是已經喪失了支配體的靈魂,但是那是另一方面的事。」

「那天體星辰的支配者呢?以人類的語言來說可以稱作為神,那這個宇宙的神可以超過數億了。我們範圍不要說太大,就說太陽系好了,每一個太陽系內的星體,都有一個支配者在控管,星體上所有東西都得聽他的。那其中,太陽系第三行星地球,因為很多的原因,那些原因是哪些原因我就懶的說了,擁有了大氣、海洋與土地。」

「負責管理地球的主宰,名為蓋亞,在蓋亞維持地球恆定的同時,最原始的生命也出現了,蓋亞發現沒有辦法控管這麼多的東西,於是在距今幾乎38億年前將自己分為三個部分,一個負責掌管地球環境、一個負責掌管生物與一個負責調和生物與環境;其中,掌管環境的神,被後世稱呼為零;掌管生物的神,被稱呼為蝶;調和生物與環境的神被稱呼為龍。零與蝶一般相信是男神,而龍,一般則相信是女神;而這三個神又合稱為蓋亞之子。也因為力量凌駕於後來的神與魔,也被稱為魔神。」零像是演講一般,滔滔不絕的解說著。

「所以你就是掌管環境的那位?」魔理沙舉手發問。

「可以這麼說。」零回答。

「那麼,隨著生命的演化」零繼續說,但是賽可打斷了他。

「臭老頭,你如果要講整個演化論的話還要講很久,跳過去啦!」賽可說。

「喔,好吧。那我們跳到人類出現了,人類因為許多的原因,大腦部分特別發達,其靈魂的力量也更加強烈,隨著時間的前進,人類的願望,甚至是意識體逐漸合而為一,稱作阿賴耶識;阿賴善的部分被人類稱作神,惡的部分則被稱作魔;一般來說,人類對阿賴祈禱,阿賴絕大多數時候都會作出正面回應,但是環境可不行,於是阿賴對魔神展開了戰爭;戰爭的最後,魔神遭到了封印,這是距今三萬年前的事了」零繼續說故事,語調中還帶有一點哀傷,畢竟這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阿賴最後取得了地球的支配權,人類也因此掌控了世界,不斷的擴張,最後幾乎壓垮了地球。」賽可補充著。

「可是幻想鄉沒有怎麼樣啊?四周與幻想鄉連接的地方也很正常啊。」靈夢問。

「喔,那是因為幻想鄉已經不算是這個宇宙了,而是另外一個獨立的空間,只是有通道能連到現世。」零解釋著。

「等一下,你不是被封印了?為什麼會在這裡?」魔理沙不解的問。

「故事還沒說完嘛,後來咧,在距今約3000年前,零吸收了封印,轉化為自己的力量,但是封印還是存在,所以他沒辦法以真身出現,甚至不能用使用全部的力量;他只好以人類的身體為媒介來現身,被他附身的人就被稱作承載者,我就是第34代的承載者;承載者的靈魂會與神共存,並且死後能與神一同轉生成為神的力量來源,每代承載者都能召喚出前幾代的承載者,所以我還可以叫出33位前輩們的靈魂。」賽可接著零的話繼續往下說,同時也順便回答了魔理沙的問題。

「承載者可以從神那邊得到一項神的力量,我所擁有的力量為“幻想",因此我將魔神變成了幻想,所以到底是真是假也無從確認;同時因為幻想的緣故,零他再也沒有出現於現世,目前是活在我的精神中,順便告訴你們,目前的我也不是真身。」賽可繼續說,最後那句話嚇到了靈夢與魔理沙。

「不是真身?怎麼辦到的?」靈夢問,這可是要有強大力量的人才能辦的到的事情。

「我一年前得知了幻想鄉的存在,於是打算遷到幻想鄉內,零也同意了,所以在我的固有結界─呃,可以算是精神世界的影像啦─“魔神的幻想”內執行了“自己處在幻想鄉”的指令,可是這是干涉時間與空間的困難工程,以人類來講還沒有人辦到,最後是我的固有結界與博麗大結界融合起來,但是我的精神受到很大的衝擊,所以出現在這裡的時候是在半空中,接著我就掉在紅魔館外了。」賽可解釋著。

「我的力量只有在我的精神世界中使用,目前幻想鄉已經變成半個我的精神世界,所以我才能以幻想的方式製造容器放我跟零的精神,甚至必要時還能換身體。」賽可繼續說下去,不過靈夢跟魔理沙覺得越聽越離奇。

「總之,讓我們成為幻想鄉的居民吧,我來都來了,拜託啦!」賽可向靈夢懇求著。

「這你突然跟我說這個我也」靈夢抓抓頭,不知如何是好,可是這時神社外傳來了聲音。

「靈夢在嗎?你問出個什麼東西了沒啊?」是八雲紫的聲音,看來是來確認靈夢有沒有找出什麼的。

「是紫姐啊?我是找到原因了啦但是」靈夢走出神社,對著來訪的八雲紫與身旁跟著的九尾狐八雲藍說。

「是八雲紫嗎?」零跟著走了出來,並向著眼前的來人發問。

「靈夢,這位是?」紫問著,眼前的男人之前沒有看過,穿著打扮也不像幻想鄉的人。

「喔,我是零可以算是個神吧,不過比八百萬的神階級還高就是了。」零簡單的自我介紹,並且行了個禮。

「你為什麼會到幻想鄉來?」紫問,不過問題讓人覺得很像出國入境時海關的詢問。

「我在我原來的世界混不下去了,而且我是被帶來的老弟,出來啦!」零回答著,並且把賽可給叫出來。

「好啦哇,八雲藍欸,可以摸一下嗎?」賽可走了出來,看到眼前站著大名鼎鼎的九尾狐,便詢問是否能碰,不過馬上被零揍了一拳。

「渾蛋,先跟紫解釋為什麼會進來幻想鄉啦!」零喝斥著,賽可做出了一個很不耐的眼神來回敬零。

「算了,基本上,博麗大結界已經與我的固有結界紫大人您應該聽過固有結界吧?」賽可正打算解釋,但是為了避免對方無法理解而確認了一下是否聽過固有結界。

「是聽過,然後呢?」紫輕描淡寫的回答,並且張開了一個隙間,坐在上面準備聽賽可解釋。

「博麗大結界已經與我的固有結界結合為一體,說白話一點,幻想鄉已經變成半個我的領域了」賽可繼續解釋。

「也就是說你現在算是幻想鄉的支配者?」紫詢問,照賽可的解釋來說確實是這樣。

「我的能力不能控制其他生於幻想鄉的生物,說支配還差遠了,我頂多於幻想鄉內創造原本沒有的東西罷了。」賽可回答。

「總之紫姐,他們說想要成為幻想鄉的居民。」靈夢向紫報告著。

「那看來還挺有趣的嘛,你會彈幕嗎?」紫繼續問,彈幕戰幾乎是生活於幻想鄉內的必要條件,不會彈幕就幾乎等於死亡。

「這種東西很容易領悟的,我在這傢伙早上失憶時就已經寫好SC了,反正你也能變出個幾張嘛,老弟?」賽可沒有回答,倒是零用有點挑釁意味的語氣回答著八雲紫。

「那這樣的話,就讓我來領教一下吧!」紫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微笑,並且收起了洋傘,站了起來。

「我不敢跟紫打」賽可小聲的跟零說著,畢竟眼前這位女妖可是幻想鄉的最強妖怪,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打贏的。

「你這廢物,那你跟藍打好了,我來跟紫打。」零抱怨著,只好修正提案,不過一旁的藍聽了嚇一跳,沒想到這件事情現在也跟自己有關了。

「等一下,我」八雲藍正想拒絕,但是還沒說完,站在一旁的主人紫便伸出手制止藍往下說。

「藍,就跟他打吧!」紫下令著,而藍臉上出現了震驚的表情。

「可是紫大人,我

「沒關係的,以你的實力應該就能測出他們的本事還有餘了,我也認為還不用我出手。」藍本來還想提出異議,但是在紫說服下還是決定來看看這兩位新來的的能耐。八雲藍往前走了一步,似乎在等著賽可走上前來對峙。

「唉,沒辦法了」賽可眼看現在不打都不行了,嘆了一口氣並且抱怨著,隨後變出了把小刀,往自己手指頭上一畫,將自己的血在胸口畫了個陣法後念念有詞,似乎在詠唱著什麼咒語。剛才的傷口則在畫完印記後便癒合,看不出來有刀傷。

「封印著魔神的魔劍啊,現在吾以血為媒介,將爾於吾之肉體中召喚,重新現於世上!」賽可念著咒文,胸前的印記發著強光,隨後賽可用雙手在胸口一拔,就從胸口抽出了一把雙刃劍。整把劍看起來十分的樸素,但是在十字護手的中心卻鑲了幾顆寶石。

「這是當初阿賴封印零時所使用的武器,現在被魔神吸收轉化後就變成承載者的武器了。」賽可說著,並且揮了揮劍,張開了背後的羽翼,也往前走了一步,與八雲藍互瞪著。一陣風吹過,藍的尾毛與賽可的披風與羽翼飄動著,賽可握了握手中的劍。

「那麼,開始吧!」八雲藍說著,並且發動了彈幕攻擊。

 

第三章

全站熱搜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