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藍被紫說服了跟賽可決鬥後,兩人先是對峙了幾秒,隨後藍便張開了向四面八方射出的彈幕來發動攻擊。賽可背後的羽翼發出了些許的光芒,推進著賽可快速的移動,不斷的在縫隙中鑽動。

「身手挺不錯的那麼實力有多少呢?」八雲藍邊看著賽可的迴避動作邊在心中思考著,並且繼續的發動攻擊。而賽可則是專心的迴避著攻擊,並且用手中的劍射出劍氣彈幕反擊。

 

「賽可挺冷靜的嘛眼睛是紅色的?」一旁觀看的魔理沙說著,賽可臉上是顯現出一種極為專注的表情,不過兩個眼睛則不知何時變成鮮紅色,凝視著眼前的彈幕。

「那是魔神之眼,是魔神力量的象徵之一,只是賽可還沒有辦法完全發揮就是了,現在這個只是簡單的看破,其它功能還有夜視跟拷貝等。不同能力眼睛的顏色也不同。」站在旁邊的零以一種輕視的態度解說著,魔理沙則是以很崇拜的眼神看著。

「喔喔!這種高等級魔法如果能學會不知道有多好。」魔理沙以興奮的語氣說著;確實,這麼強大的能力非常的吸引人。

「抱歉,魔神之眼只有承載者才能發動,我想教也沒辦法。」零輕描淡寫的說,澆了魔理沙一盆冷水,讓魔理沙興致缺缺的繼續看著賽可與藍的決鬥。

 

八雲藍繼續發動著密集的彈幕攻擊著,但是賽可卻總是能夠快速的找出縫隙鑽入並且從中反擊。藍眼看著沒有辦法擊中賽可,便冷笑了一下,手中抓著一張發光的符卡。

式神『仙狐思念』!」九尾狐大聲的喊著SC的名稱來解放其力量,隨後朝著賽可射出一顆巨大的光球,散開成為廣範圍的彈幕,並且不斷的改變射擊位置,但是都是朝著賽可的位置攻擊。

「嗚!」賽可繼續在彈幕的縫隙之中鑽洞,但是面對這密集的彈幕還是嚇到而叫了一聲。不過賽可仍然是繼續的發動著攻擊,同時手中的劍上的寶石也在閃爍著光芒。

弒神劍『晦光斬』 !」賽可大喊著,手中原本不過一公尺長的劍放大到了至少有二十公尺長,但是賽可還是繼續揮動著巨劍並且使用大範圍的劍氣彈幕回擊藍的符卡,實在是不能想像賽可到底是如何揮動這把無比巨大的劍。而在巨大劍氣連續的攻擊下,藍的符卡自然是撐不了多久就被擊破了,賽可此時也將巨劍變回原來的大小。

「嗚還挺有一套的嘛!」八雲藍承受著SC被擊破的衝擊,小聲的感嘆,隨後重整態勢,繼續以朝著四面八方射出的彈幕攻擊,並且連續而不中斷,使得其縫隙更加的狹窄。

「哼哼!」賽可發出了輕視的氣音,並且快速的鑽入縫隙中同樣以劍氣猛攻著,但是這次,賽可身邊多出了兩個光球射出高速的飛針使得火力更加的強大。雖然藍邊改變著位置邊攻擊,賽可還是緊咬著不放。

「可惡那用這個,式神『十二神将の宴』!」八雲藍再次的抽出一張SC並且將其解放。藍的身邊隨後出現了十二個魔方陣,運用彈幕交錯射擊而形成了一個彈幕網,藍自己則是也用著廣範圍彈幕攻擊著。

「呵呵,空隙可真大!」賽可笑了一下,隨後大喝一聲,背後羽翼的光芒更加的強烈,使得賽可的動作變的靈活不少,並且以一種帶有挑釁意味的方式在彈幕縫隙中移動,同時繼續發動著反擊。而沒多久,藍的SC便被擊破了。

「這張比上一張簡單啊?」賽可大聲且挑釁的喊著。確實,賽可擊破這張SC所花的時間是比上一張快。

「還沒完呢!」九尾狐大聲的回喊回去,並且又發動了攻擊。這回使用的是雙層交錯的環狀彈幕,雖然沒有剛才的連續彈幕密集,但是雙層彈幕的動作卻更加的難以預料。賽可重新握緊了手中的劍,繼續在彈幕中鑽動。

 

「這樣看下去似乎是藍被壓著打呢。」一旁的觀看的靈夢說著,雖然賽可看起來是被攻擊而不斷的閃躲,但是實際上保持主動性的反而是賽可,藍其實是在一種被動的狀態。

「我說啊,平常跟你們對決的妖怪不也都是這樣?這沒太大參考價值啦!」零打了個呵欠,完全不把靈夢的話當一回事,不過靈夢聽了倒是露出一種『說的也是』的表情而沒繼續爭論下去。

 

「還挺能打的那接下這個吧!式輝『狐狸妖怪レーザー』!」藍再一次的解放了SC,朝著賽可的位置射出一連串的彈幕,並且在與彈幕交叉的位置上射出了多條的雷射。而且藍在雷射還沒消失前就發動了下一輪的攻擊,還通通往賽可所在的位置瞄準。因為雷射的關係而使得移動範圍縮小,偏偏藍又通通把彈幕集中在自己的方向,賽可每次迴避都是全速且大範圍的移動。

「可惡,這樣太消耗力量了」賽可抱怨著,這樣高速且長距離的移動確實非常的浪費力氣。賽可緊緊握住了手中的劍,上面的寶石又一次的閃爍著光芒,但是這次劍沒有巨大化,而是變成了一門外型流線的光束砲。

魔神砲『ロドオブヘル』 !」賽可一邊大喊著,一邊將發光的左手放到光束泡上以解放它的力量。從砲口中射出了大範圍的光束,威力能跟魔理沙的マスタースパーク匹敵,甚至是超過不少。而這光束很快的就突破了九尾狐的彈幕,並且將SC擊破,藍則因為衝擊而又退了幾步,不過一樣的很快重整了一下,繼續連續以環狀彈幕攻擊。

 

「劍會變形啊!?」魔理沙驚叫著,劍會變形這可是很少見的,或者說是根本聽都沒聽過。

「恩,那是一把魔劍啊,會隨著主人的素質而有不同的能力,不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到賽可手上就變成能夠十六變化的劍就是了。」零再度豪不在乎的解說,魔理沙這次眼睛又露出了崇拜的光芒。

「如果我的掃帚或是迷你八卦爐也會變形該有多好!」魔理沙幻想著,不過馬上被旁邊的靈夢給搥了一拳。

「不要去想那種不切實際的東西啦,還不如專心看這場對決。」靈夢斥責著,而魔理沙只好一邊揉著被搥的地方,一邊乖乖的看賽可與藍的決鬥。

 

「不行有點太大意了,這傢伙的實力看來超過我的想像」八雲藍看著正不斷邊迴避邊猛攻的賽可,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太低估他了,隨後手中又抽出一張發光的符卡,大聲的喊著:「式輝『四面楚歌チャーミング』!」

「什什麼!?」賽可驚叫著,藍的SC解放後向兩旁射出了細小但是數量龐大的彈幕,隨後轉彎形成一個火網包圍著賽可,藍也射出了大型光球彈幕對賽可攻擊。賽可邊反擊邊左右閃躲著,但是一個閃神,眼前數量眾多的光球襲來而擊中了賽可。

「哇啊!」賽可被彈幕擊中後慘叫著,並且退後了一段不短的距離。但是賽可很快的重新集中力量與精神,又再度衝向彈幕中。這回,賽可手中的劍又一次的發出光芒,只聽的賽可大喊著:「斬首鐮『死神代行』!」劍變成了一把鐮刀,並且以大範圍的鐮狀彈幕突破藍的彈幕,隨後又變回了劍。賽可繼續握緊了劍,仔細的從非常微小的空隙中發動反擊,才又擊破了藍的SC

「嗚咕」藍因為SC被擊破的衝擊而下意識的叫了出來,但也很快的繼續集中力量,以如同葉片般四散的彈幕攻擊賽可。這次的彈幕比前面的更加沒有預測性,空隙也更小。賽可以小幅度並且無規則的動作閃躲著,並且還是持續的發動反擊。這時藍手中又拿出了一張發光的符卡準備解放。

式輝『プリンセス天狐 -Illusion-!」藍的身影馬上消失,並且向四周射出一圈彈幕,並且朝著賽可的方向射出一串的光球彈幕。賽可很輕鬆的迴避開來,但是卻找不到八雲藍的位置。

「在哪裡?」賽可四處張望著,藍這時立刻出現在前方,但沒多久後又消失,同樣射出一圈彈幕與一串朝賽可方向攻擊的彈幕。而賽可再度回避開後,藍又出現在眼前,賽可把握機會在此時猛攻,不過很快的藍第三度消失,重複著之前的過程。賽可則是抓準了藍出現的時間點來攻擊,在不知道第幾輪這樣重複後終於將這張SC擊破。

而藍這次也很快的凝聚了力量,向四周射出彈幕,並且讓彈幕旋轉著,使得原本不是很密集的彈幕這下變的空隙狹小。賽可又一個閃神,撞到從身旁的飛過的彈幕而再度被擊退。不過他這次也很快的重整狀態,又衝向前方猛攻。藍繼續抽出了SC,並且大聲的喊著其名以解放其力量:「式弾『アルティメットブディスト』!」

藍的身邊射出了許多的小光球,接著射出了四道藍色的光束,形成了一個卍字旋轉著。接著藍色的光束消失,變成了更大更粗的紅色卍字光束,一邊旋轉一邊放射出大量的光球,幾乎是限制住了行動的範圍。

「哇啊!」賽可高速的被光束追趕著,同時還要閃躲著放射出的光球,根本沒有辦法反擊。不過紅色的光束很快就消失,又換成了藍色的卍字光束,賽可馬上抓準機會攻擊。很快的,藍色光束再度的變成了紅色光束,又讓賽可拼命的跑才不會被攻擊到,但是眼看光束已經很快的要追上賽可了。

「可惡快被追上了啦翼符『魔神の翼』!」賽可在快要被擊中前的千鈞一髮的時候發動了SC,背後的羽翼發出了比之前更強烈的光芒,並且射出了無數的羽毛彈幕突破光束、攻擊八雲藍,同時也將這張SC擊破。

 

「喔喔,看起來藍處於劣勢呢。」魔理沙興奮的說著。沒錯,賽可已經連續擊破好幾張藍的SC了,藍看起來是處於劣勢沒錯。眼前藍又重新集中了力量,以四處飛散而扭曲的彈幕攻擊著。

「看清楚,賽可已經因為不斷閃躲跟使用SC而顯得很疲勞了,我想他的魔力應該撐不了太久了。」零說,而賽可的臉上也確實顯露出疲態,在閃避的動作上也變的比較遲緩。

 

「嗚,可以用的符所剩不多了,得要快點解決才行」八雲藍一邊承受著賽可的反擊一邊思考著,自己的SC已經所剩不多,必須要能夠盡快的將賽可給擊倒才行,此時藍手中又出現了發光的符卡,高聲喊著:「式弾『ユーニラタルコンタクト』!」並且向四周射出了針狀的彈幕。

「這次是什麼玩意!?」賽可驚呼著,因為眼前的針狀彈幕在向四周飛散後便停在半空中,隨後便開始順時針旋轉,最後又回到了藍的身上。賽可這時又一次的驚呼:「彈幕轉彎了!?」但那不只是會轉彎的彈幕,藍又射出了一次彈幕,但是這回是逆時針回到藍的身上。雖說這張SC很嚇人,但是賽可持續邊緩慢的回避邊反擊,賽可還是將其給擊破。

「看來快撐不了多久了真是抱歉啊,紫大人」八雲藍在心裡想著,自己已經快要瀕臨敗北的邊緣了,但是九尾狐還是又射出了環狀的彈幕,並左右移動來讓彈幕更加的密集。

「可可惡,魔力有點不夠了」賽可努力苦撐著,並且很勉強的揮動著劍來反擊,不過看起來對方也是非常的疲勞了,賽可在胸前畫了兩下,又提起精神繼續的攻擊。而藍在不斷的承受攻擊後,手上又是出現了發光的符卡。

超人『飛翔役小角』!」九尾狐高聲的喊著SC的名稱,全身充滿了耀眼的光芒。藍先是消失在賽可眼前,接著高速的衝向賽可,背後還跟著一大串的彈幕向兩旁飛散。八雲藍連續不間斷的以高速朝著賽可衝過去,而賽可則是很勉強的迴避著。

「呼不行這一定要用那張了」賽可一邊喘著氣一邊考慮,隨後用力的握著劍,嘴同時裡喃喃自語的像在詠唱著什麼咒語:「Form here to start imaging…

 

「笨笨蛋!賽可想要用那招啊!?」旁邊觀看的零看到了這個景象,用力的站起來罵著,但是靈夢跟魔理沙都不知道零在生氣什麼。

「呃?怎麼回事?」靈夢不解的問。

「賽可想要發動固有結界,但是用這招的話會讓他的魔力所剩無幾啊!」零有點慌張的解釋,並且不安的看著邊迴避邊詠唱的賽可。

 

Then, as I declare here, "The Imagination Of the Demonlord"!」賽可高喊著,左手也出現了一張發光的符卡,並且聽得賽可大喊:「固有結界『魔神の幻想』!」四周出現了結界將賽可與藍包圍住,結界內部的景象是一個荒涼的沙漠。所有先前在場上的彈幕通通消失,而不斷衝刺的八雲藍也突然被限制住而不得動彈。

「這就是我的固有結界!也是魔神賜給我的力量的象徵!」賽可大聲的吼叫著,背後出現了不可計量的針狀物,成千上萬的撲向藍。在強大的火力下,藍的SC自然很快就被擊破,而結界也在這時消失。

「呼現在可是勝負的關鍵呢」藍邊喘著氣邊小聲的說著,雖然自己已經十分的疲勞,但是賽可看起來似乎是更加的疲勞。藍手中又拿出了一張發光的符卡,大聲的喊著其名:「『狐狗狸さんの契約!」

「什什麼玩意!?」賽可有點無力的驚叫著,四周沒有看到藍的身影,倒是有一圈光彈包圍著了自己,而外圍出現了棋盤狀的彈幕交錯的移動。而不論賽可怎麼移動,光彈一直緊緊的跟著自己,並且越來越靠近。棋盤狀的彈幕網則是越來越密集,使得賽可的移動空間越來越小。就在此時,賽可又一個閃神,撞到了構成棋盤的邊,而被擊飛了一段距離。

「嗚啊!」賽可慘叫著,並且被擊倒在地。但是賽可努力的靠著劍撐起身體,又再度張開羽翼,衝進了彈幕網。

「還沒完呢!巨盾『護神結界』!」賽可吃力的大喊著,劍上的寶石再次發出了光芒,變為一面巨大無比的盾牌,並且展開了數層的結界包圍著賽可,抵擋了藍的攻擊。而九尾狐這邊則是SC的力量耗盡,而立刻被擊破。

「那麼這張就是最後一張了」八雲藍一邊喘息著一邊勉強的抽出那口中最後一張的符卡。而賽可也用劍撐住了身體,再度用血在胸口畫著。

幻神『飯綱権現降臨』!」藍用力的大喊,射出了向外擴散的漩渦狀彈幕,而且每繞一圈藍就追加了更大型的彈幕,如此的層層堆疊,看起來威力十足而且毫無空隙。而賽可努力的在極微小的空隙中來回鑽動,羽翼所發出的光芒這時卻更加的強烈。

『承載者の運命』!」賽可像是使盡力氣般的高喊著,羽翼在胸前集合成了一個光球,身旁則出現了無數的小光球不斷的向著光球集中,而賽可手中的劍的劍身同時也發出了強烈的光芒。賽可握緊了手中的劍,朝著光球用力的砍下,而光球則射出了巨大無比的光束,將藍的彈幕給全部吞沒,這時連四周都產生了劇烈的震動。

 

「到底怎麼回事!?」靈夢用手擋住了眼前的強光,同時在強烈的震動中努力的想保持平衡,並且想要看清楚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兩個SC相互衝擊的力道實在太大,其產生的強光與震動讓人根本看不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第四章 

全站熱搜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