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種雲幕之中找東西可真不方便」賽可抱怨著,他們現在殺進了雲幕之中,繼續追著若隱若現的紫色船影。四周一片白茫茫,不時有妖精或是陰陽玉形狀的妖怪從雲中竄出,並且發動攻擊。

 

 「嘛,這種狀況的話就先想辦法突破這層雲幕吧。」劉鈴說,隨即往雲幕的上方快速的飛去,賽可也立刻跟了上去,並且把幾個追來的妖精給擊落。

 

 「如果考慮到整體效益來說的話,我們這種傻傻的追的方式實在很沒有效率。」賽可小聲的抱怨著,但依然是不斷的閃躲來襲的攻擊,並且發動反擊。

 

 「注意啊!那些陰陽玉被擊落後會發射出彈幕。」劉鈴高喊著,方才她才命令龍騎兵集火射下一個陰陽玉妖怪,沒想到那妖怪被擊落後發射出不少的彈幕,劉鈴自然是快速的從縫隙中鑽出。

 

 「這樣要打到什麼時候啦!」賽可不耐煩的報怨,並且瘋狂的朝前方不斷揮舞著手中的劍。不過就在抱怨的時候,眼前出現了一個妖怪,手中拿著一把唐傘。妖怪一出來就發動著如暴雨般猛烈四散的彈幕。

 

 「哇喔!」賽可驚呼著,與調和者一同不斷的閃躲,還不時的加以反擊。雖說過程有點麻煩,但是仍然是壓制住了對方。

 

 「大輪『ハロウフォゴットンワールド』!」唐傘妖怪高喊著,隨即畫出一圈又一圈的彈幕,隨即又變成了七彩的雨點,看上去就像是一片彩色的水幕。要在暴雨中躲避所有的雨點是件不可能的任務,但是如果是彈幕雨的話卻有可能。兩位使徒小心的在微小的彈幕隙縫中機動,同時盡量的用有追蹤功能的彈幕進行反擊,很快的就將符卡擊破,唐傘妖怪也同時快速的隱沒在雲海之中。

 

 「好啦,繼續前進了!」劉鈴說著,兩人則繼續的穿越眼前的雲海,並且追蹤著飛船的位置。

 

 「大姐,我有不好的預感。」賽可突然腦中一閃,趕緊報告著。「前方」不過賽可還沒說完,前方再度冒出了無數的陰陽玉妖怪,並且猛烈的發動攻擊。但是如果將其擊破,爆炸時又產生了一圈的密集大型彈幕。

 

 「賽可你剛剛要說什麼?」劉鈴大聲的喊著,這此同時還不斷的朝前廣域射擊與指揮龍騎兵發動攻勢。

 

 「我要說的就是現在這種狀況啦!」賽可同樣的喊回去,他這時也在努力的對付前方的擋路者。除了陰陽玉妖怪外,也有許多的妖精從雲中竄出,發射超大型的彈幕攻擊。

 

 「啊啊,我又受不了了!賽可不要阻止我,風符『豊穣の風』!」魔神不耐煩的叫著,並且發動了符卡。一道金色的風突然自劉鈴的背後颳起,橫掃了整個前方的空域,一瞬間就將所有障礙物清理乾淨。

 

「大姐,我說你怎麼好像被零那種強調火力壓制的習慣給影響啦?」賽可低聲的對劉鈴評論著,零的風格就是建立絕對的優勢壓制對方,並且以可怕的力量將對方摧毀。 

 

「那是幻覺,賽可。」調和者簡短的說:「我依然是保持在介於兩位哥哥的風格之間。」

 

  

兩人繼續的在漫漫雲幕中前進著,同時還要將沿途擋路的妖怪妖精們給擊退。四周一片白茫茫的環境之中,根本沒有辦法察知哪些地方會竄出妖精。活像是驚悚片的劇情之中,隨時都有出人意料的奇襲。

 

 只是漸漸的,妖精與妖怪卻都不再出現。一人一神這時速度減緩了下來,卻聽得遠方有陣聲音傳來,造成十足的恐怖氣氛。賽可不自覺的將手中的劍握緊,並且偷偷的與劉鈴漸漸的靠近。

 

 這時前方從雲裡面竄出一個人影,手拿紫色的妖怪紫傘,腳踏一雙木屐。仔細一看,原來是先前在半道上遇過的唐傘妖怪,雖然本體看起來似乎與普通的小女孩無異,唯一特殊的地方就屬那個一紅一綠的眼睛。

 

 「等一下嘛!」傘妖有點疲累又帶著不耐煩的語氣喊著,實在是讓人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誰?給我表達身分與意圖!」賽可大吼著,也不知道他是憤怒還是恐懼。劉鈴這時感覺到,賽可的身上有股黑色的氣流纏繞著。

 

 「嗚嗚我是多多良小傘,只是個路過的傘妖。」妖怪似乎被方才賽可一吼給震懾了,語氣突然變的畏縮起來。

 

 「賽可,你退後,我來處裡。」劉鈴這時擋在承載者的前方,並且轉頭對賽可說著:「況且,這麼可愛的妖怪怎麼會有危險呢?」

 

 「大姐,最好不要大意。」賽可無感情的回覆,並且主動的往後退。

 

 「好啦,可愛的小妖怪,你有什麼事情嗎?」劉鈴把注意力重新放到前方,一派輕鬆的疑問著。

 

 「我~~~~!」小傘擺出想吃人的姿勢,並且將聲音壓低的說著,似乎是想要嚇人。

 

 「你想表達什麼?」後面的賽可再度無感情的吐嘈著,不過先不說長相的問題,這種方式確實一點也不讓人害怕。

 

「唉呀,小傘傘,如果你要嚇人的話,也該這樣才對。」劉鈴興奮的說著──她不知為何從剛才就是如此興奮──,隨即瞬身到小傘的背後拍了對方的肩膀。年輕的傘妖露出驚嚇的表情,畢竟是突如其來的舉動。

 

「哇啊啊啊──!」小傘嚇得大聲的尖叫,並且抓起傘胡亂的揮舞著。劉鈴這時則是一邊微笑,一邊優雅的往後退避。

 

「怎麼辦,我都嚇不到人」傘妖沮喪的說,這年頭妖怪已經不如以往嚇人,現在居然更出現了煩惱嚇不了人的妖怪。

 

「那麼可愛的話應該是嚇不了人的喔。」劉鈴豪不在乎的回答,不過說妖怪可愛算不算對其的一種汙辱?

 

「姆啊!我生氣了!就乾脆打倒你們算了!」小傘鼓起臉頰,憤怒的以手中的唐傘畫出一圈又一圈的雨彈幕。

 

「賽可,你別插手,我來處理就好了。」劉鈴頭也不回的對承載者下令,賽可則簡單的點頭,隨即快速的退後到交戰區域邊緣。

 

至於劉鈴,畢竟她也是跟零一樣等級的魔神,面對這種小妖怪也還綽綽有餘。只需要幾乎在原地停留不動著的輕鬆躲避來襲的彈幕,還在反擊之餘能夠左右張望兩下。

 

「嗚啊啊,傘符『パラソルスターメモリーズ』!」面對劉鈴的反擊,小傘只好立刻發動了符卡。唐傘畫出了更多一圈又一圈的大量彈幕,還有幾個超大型的彈幕也漫無目的的四處飛行。

 

「喔,還算有兩下子。」劉鈴說,除了一邊閃避之外還專注的集中火力於小傘身上。不過有幾個大型彈幕擋到射線時居然被攻擊給爆破,放出了許多彈幕,稍微的打亂了劉鈴的步調。當然,小傘終究還是不敵使徒的火力,符卡還是遭到了擊破。

 

「嗚嗚」小傘被擊退了些許,但是很快的重整態勢,繼續發動極度密集的彈幕來攻擊。但是劉鈴依舊是幾乎的停留在原地的進行閃避,絲毫不畏眼前滿滿的彈幕群。

 

「可惡雨傘『超撥水かさかさお化け』!」小傘又放出了一張符卡,亂數的彈幕如雨點一般的從四方落下,沒有規則也沒有路線,宛如一場暴風雨一般的下下來。

 

「這可會讓人想起哥的暴雨呢。」眼前的彈幕讓龍回想起零的能力,至於在這種毫無規律可循的彈幕中保持小幅度的移動則是最佳的選擇,魔神自然是不斷的錯開掠過身旁的雨點,繼續的集中火力來攻擊小傘,自然沒多久又把小傘的符卡給擊破。

 

「嗚啊啊這是最後了!」小傘雖然遭到擊退,但依然奮力抓緊了手中的唐傘,大聲的解放符卡:「化鉄『置き傘特急ナイトカーニバル』!」

 

左右兩束方向錯開的彈幕群包圍住了劉鈴,並且不時的有橫向彈幕橫過了兩束彈幕之間,中間則還有小傘放出的放射狀彈幕,完完全全是一個密集的火網,光是不被打重就有難度,更別提反擊了。

 

「這樣是有點棘手…」劉鈴在縫隙中勉強的躲開彈幕,雖然繼續耗下去也不是不可能,但考慮了一下還是使用了比較快速而簡單的方法,「魔砲『ビーストブレイカー』!」 

 

從劉鈴身上盔甲的腹部射出了一道大而粗的光束,很快的就將小傘的符卡給吞沒,也將這傘妖給吞沒。光束的威力不但一瞬間將符卡破壞,還在濃密的雲霧中穿出一個雲洞出來。

 

「嗚嗚,好可怕的人」小傘已經遭到了擊敗,全身都在顫抖著,面對如此強大的力量任誰都會害怕。

 

「我已經用魔砲轟過妳了,以後妳就是我砲──」劉鈴自豪的宣布,但話還沒說完就被賽可在頭上敲了一下。

 

「不要鬧了,快走啦!」賽可不耐煩的說,隨即繼續向前追蹤寶船的蹤影。劉鈴吐了吐舌頭,也很快的跟上去。

 

 

二面 

全站熱搜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