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了重重的雲海,賽可與劉鈴終於追上了高速航行的寶船。雖然目標已經在眼前,但也是靠近看才覺得這艘船的大小之大,像足了浮在空中的陸地。船的內部必然是十分的龐大而複雜,就算成功進入也可能會在其中迷失吧?

 

 「好大的一艘船喔!」劉鈴看著眼前巨大的船──或者該叫飛行物──驚嘆著,完全不能想像內部有多少東西裝載著。 

 

「總之要先找到零才行,入口在哪」賽可四處張望著,想找找這巨大的船體有沒有出入口。只是才一靠近這寶船,又有無數的妖怪與妖精擋在前方。兩人倒是已經習慣這個流程,繼續抄起武器擊退襲來的敵人。

 

 「賽可,我問你一個問題。」劉鈴一邊連續射擊一邊做出了詢問,方才才以龍騎兵攔截了一個衝過來的陰陽玉妖怪。

 

 「有話快說,我很忙。」賽可頭也沒回的喊著,這邊雖然不斷的具現化出各種彈幕來發動攻擊,只是感覺火力實在不夠。

 

 「有沒有覺得我們人手不夠?」

 

 「就算覺得也不會突然跑出──!」賽可沒好氣的回答問題時突然靈機一動,往下一翻並在空中畫了一橫。

 

 「射擊!」賽可高喊著,背後突然有無數的彈幕被具現出來,且如同多管火箭一般不斷的被射出,並且在空中炸裂,這麼大量的火力自然是能夠壓制住任何前來阻擋的妖怪們。不過賽可沒撐多久便看起來體力不支,射擊很快的就停歇下來,承載者也差點往下墜落。

 

 「真是的,一口氣投影那麼多東西太耗精神力了。」劉鈴一邊指揮龍騎兵群構築出火網,一邊嘗試攙扶住賽可,顯然要構築出這麼強大的火力是太費神了。

 

 「抱歉,大姐,不過這樣一打多少還有點效果啊?」賽可道歉著,很快的又握緊了劍並且繼續邊閃避著彈幕邊擊落眾多的妖精。

 

 「不知道啦!」劉鈴沒好氣的回答。兩名使徒繼續的在這巨大飛行物的周邊尋找著入口,這時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我有不好的預感。」賽可簡短的報告,從之前的經驗看起來,這時出現的人影絕對不是什麼友方。

 

 「妖怪跟人類之類亂七八糟的東西都聚集過來」人影喃喃自語著:「目的是寶物庫嗎?」

 

 「什麼東西?」劉鈴有點心不在焉的問著,先前是沒有專心聽人影在說些什麼,所以再問一遍好確認清楚。

 

 「不用囉唆!我不跟小偷之流的人廢話!」人影高喊著,隨即發射出以自己為中心、由光束組成的彈幕環。

 

 「搞什麼──!?」兩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對方已經先發動猛烈的攻擊。這種狀況下自然是得好好的“招呼”回去,難不成要乖乖的單方面挨打?有什麼東西打完再說吧。兩位使徒同樣的以猛烈的攻擊回應著,當然對方看起來不是那麼簡單能應付的腳色。

 

 「呼,看來是不簡單的人物,吃下這招!」人影大聲的解放符卡:「神拳『天海地獄突き』!」前方的雲朵居然變成了巨大的拳頭,連續的朝著劉鈴與賽可發動攻勢。

 

 「這是在搞什麼!?」眼前形狀怪異(至少以賽可的認知來說)的彈幕不斷襲來,不但巨大而且威猛的拳頭確實看起來很嚇人,只是無數襲來的拳頭之間的縫隙也很大,輕鬆的能閃避並且反擊。

 

 「唔啊,居然有人能夠躲過這拳頭」不出所料,怪異的符卡很快的被擊破,人影在那邊低聲的自言自語。

 

 「喂,結果這艘船到底是在幹嘛的?還有入口在跑掉了」賽可大聲的詢問著,可是眼前的人影也隨之消失,根本是不知道什麼來歷的傢伙,到最後什麼都沒問到。

 

 仔細想想,這種狀況好像先前也發生過好幾次,半道上總是會遇到個什麼東西擋路,一句話不說又被打跑了。但是那些都不重要,在這巨大的飛行大陸上到底哪裡才是入口?

 

 

 「賽可啊,我已經開始忘記我們到底來幹嘛的了。」劉鈴在繼續伴隨著這飛船飛行的同時大聲的抱怨著,現在只是漫無目的的在這詭異的船邊不斷的消滅著靠過來的妖精與妖怪。

 

 「還不就是有個渾蛋說要上這船探險還跑不見了!這烏龜蛋!」賽可同樣大聲的咒罵,一切的起因只是零的一時起意也不一定。當然雖然身為臣屬的賽可本來就對他的主子沒太大情感連結就是,所以會這樣臭罵也是正常。

 

 「總之我們到底該去哪?」劉鈴問,兩人已經如同無頭蒼蠅般的四處亂飛一段時間了。

 

 「去問蓋亞女神吧!」賽可沒好氣的回應。一人一神只能繼續的向著不知道會往那去的“前方”繼續的前進,也許兩位使徒根本就是在不斷的兜著一個圈子也不一定。

 

 

 而在賽可與劉鈴走了又不知道是多遠的距離之後,結束了一路上的瘋狂彈幕大戰,眼前終於沒有再看到有陰陽玉妖怪或是妖精跑來了,但是在遠方卻出現了一個人影,兩人立刻靠近確認是誰。 

 

「啊!剛才那個人影!」賽可靠近一看,是剛剛才看過的面孔,一個頭上套著頭巾、手拿銅環的少女,身旁還跟著一小團雲,真不知道這裝扮到底是修女還是和尚之類的。

 

 「我有名字的,雲居一輪,是這艘船的守門人!旁邊的則是我的搭檔,雲入道,雲山。」人影大聲高喊著,並且宣告自己的身分。順便解說一下,入道是一種日本傳說中的光頭妖怪。

 

 「啊,守門人啊!守門人就好辦了。」劉鈴說著,至少看到守門人就代表入口快到了吧?不然也是能請求幫忙指引一下方向。

 

 「總之你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是想要船上的寶物嗎?還是姐姐的力量呢?」一輪盤問著眼前這兩位“入侵者”來到這艘船的原因,不過從話語中聽出了一些情報。

 

 「我對力量寶物什麼的沒有興趣啦,」賽可回答著問題,同時不解的詢問著,「我們只是來搞清楚這艘船到底是在幹什麼的,還有你姐是誰啊?有什麼強大的力量?」

 

 「姐姐可不是普通妖怪的等級喔,力量自然也是十分的強大的,而這艘船則是將一個建築物改造而成的,就是要用來讓姐姐復活的。」一輪解釋著賽可的問題,從內容中知道這艘船的目的並不單純。「當這艘船上滿載著寶物的時候,姐姐大人就能復活了!」

 

 「這樣啊,還挺有意思的,雖然很想調查細節,不過我想我還是得先找到某個傢伙再說。」賽可毫無表情的回答著,當務之急還是要先跟零會合,其他的東西先擺一邊。

 

「恩喔,是這樣啊!」一輪突然自言自語起來,而雲山的嘴則是在動著,兩人似乎在做交談,「雲山剛剛跟我報告,你們似乎有在蒐集飛寶的碎片。這是真的嗎?」

 

「好像有又好像沒有,沒聽過妳那啥的碎片。」賽可照實回答,倉庫要怎樣才會有碎片?

 

「派出了老鼠去找都沒找到呢那就感謝幫忙蒐集了!現在就給我把碎片交出來,幫助姐姐大人復活吧!」一輪出乎意料的請求著,這沒頭沒尾的拜託可真讓人搞不清楚頭緒。

 

「不幹,什麼東西亂七八糟的。」賽可無表情且立即的拒絕,畢竟根本不知道對方口中的碎片是什麼,雖說身上是有碎片──不過就是些破木板罷了,天知道是不是一輪所要的東西。

 

「那就得用武力來脅迫了!」一輪擺開了架式,一副隨時要開打的樣子,十足的攻擊性意味。

 

「賽可,我

「大姐,不用麻煩了,這次我來處理。」劉鈴原想出手,可是被賽可給擋住,先前已經讓這位魔神戰鬥過兩次了。 

 

「這樣沒問題嗎?」劉鈴不安的詢問著。

 

「總是拜託妳不合我的美學。」賽可露出了有點邪惡的笑容,隨後往前方踏了一步,並甩了甩手中的劍,此時他背後白色的羽翼瞬間轉為黑色,身上似乎也逐漸纏繞著黑色的氣流,「就讓我來陪妳這傢伙玩玩。」

 

「這可要上了!」一輪射出了跟先前一樣的輪狀光束彈幕,只見賽可就只是站在原地,並且以幾乎看不到的微小動作閃躲著攻擊,同時以手中的劍不斷的發動著反擊。

 

「果然並不是太簡單能應付的。」賽可看著眼前的彈幕冷靜的一邊閃躲一邊分析,事實上對方的彈幕就連找到縫隙都很麻煩了,更別提從縫隙之中鑽出。只是這並沒有難倒他。

 

「可惡,真難纏。」一輪很快的就解放了一張符卡:「連打『キングクラーケン殴り』!」

 

雲山在瞬間變的無比巨大,並且不斷的朝著賽可的方向發動拳擊彈幕攻勢。雖然不是說特別難以對付,但是光要在密集的連續出拳之間的縫隙鑽出也是夠煩的了。整個畫面就如同賽可以人類的身軀,面對著雲山這個以雲所做的巨人進行搏鬥,當然以賽可所能做出的攻擊來說無疑是對這個巨人搔點癢,一點實際效果也沒有。

 

「如果攻擊雲巨人沒有用的話,那就攻擊操縱者吧!」賽可高聲的喊著,連續的閃過幾個拳頭後殺至一輪的面前,並且施以猛烈的攻擊,很快的就將尼姑的這張符卡擊破。

 

一輪很快的重整態勢,再度的發動彈幕攻勢,以相互交叉的光束向周圍射出而形成輪狀的密集火網。光是要從這複雜的火網中找出縫隙就已經不容易了,更不用說在縫隙之中計算出安全的路徑。賽可在此時也遭到了擊中,被打退了不短的距離,但是很快的就重整狀況並且重新攻擊。

 

「再吃我一記!潰滅『天上天下連続フック』!」一輪又展開了符卡攻擊,並且不斷的從兩側以拳頭彈幕包夾賽可。只是這種攻擊的空隙也相對的很大,好幾次攻擊都落空而沒擊中。

 

「看來也只能快點解決了」賽可盤算著,這樣的對決來說一旦拖長就對自己不利,必須要快點決定勝負。承載者一邊靈巧的閃過拳頭,一邊在四周構築出空間裂縫,對一輪發動了猛烈的炮火轟炸。賽可的火力很快就佔了上風,漸漸的壓制住對方。

 

「這可真有一套」一輪的符卡在大量火力轟炸之下被擊破,也使得一輪遭到了擊退。可是她很快的重新站了起來,又一次的對賽可發動攻勢,集合了彈幕束與光束的火網不斷的出現在賽可的面前。

 

「這樣下去真的沒完沒了啦!」賽可低聲的抱怨著,現在也只能在火網的空隙中同樣以大量火力反擊回去,除此之外沒有辦法。

 

「結束吧!忿怒『空前絶後大目玉焼き』!」一輪第三度的發動了符卡,打算來個決一死戰。

 

雲山在一瞬間又變的無比巨大,並且不斷的從眼睛發射出光束攻擊,另一方面還有無數的拳頭朝著賽可攻擊,完完全全是能在瞬間結束掉戰鬥的最終絕招。賽可只能一般閃躲著一邊觀察弱點,可是被巨大的雲山擋著而導致根本不知道一輪的位置也就無從反擊。

 

「這樣的話,就直接衝撞上去來擊潰吧!爆擊錘『粉碎撃』!」賽可也解放了自己的符卡,手中的魔劍立刻的變成了一把巨大的戰錘,直接的朝著雲山的方向攻擊過去。

 

符卡之間的彈幕互相撞擊之下產生了巨大的衝擊與光芒,向四周擴散。連在旁觀戰的劉鈴都得張開一道護盾,來使自己不會因為震波而受傷。在光芒與衝擊結束之後,只見得賽可依舊站立著,而他的對手則已經遭到了擊敗。

 

「太強大了,沒想到居然有這樣的人類存在」已經遭到擊敗的一輪喃喃自語著,身為妖怪守門人來說被這樣擊退實在是少有。

 

「隨便啦,反正我也不算是人類。」賽可心不在焉的應了一句,他從被零選中為承載者以後確實就不能算是人類了。

 

「總之就請你們進去吧。」一輪指了指入口,請兩位訪客進入這巨大飛行物體的裡面。

 

 

「話說回來,哥是怎麼進去的?」劉鈴在進入飛船後對賽可提出了這個疑問,剛剛沒有看到守門人提到零。

 

「誰知道啊,總之找到他再說吧。」賽可不耐煩的回答,那些過程都不重要,目前就是先找到零就是了。

 

 

三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n125 的頭像
ian125

賽可的創作物集散中心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