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數的光芒退去之後,出現在三人面前的反倒不是光明,而是一片的漆黑。不同於方才天空的黑,而是完完全全的黑暗,整體能見度幾乎是零。當然對這三位蓋亞使徒來說不算什麼,只是有點出乎意料就是了。 

 

「喂,說好的什麼光芒照耀呢?」零不耐煩的問,當然這個問題不可能會有人回答,純粹屬於抱怨。

  

 「剛才我還沒有念術式它就發光了,有沒有真的解封其實我也不知道。」賽可有點不在乎的報告,剛才的解除封印都還沒進行儀式就自己完成了,結果如何確實沒人知道。

  

 「你不要跟我說現在這種烏漆抹黑的狀況下封印結果沒解開喔?」零有點火的抱怨,拿起手中的槍指著賽可。

  

 「哇!」這時劉鈴突然叫了一聲,打斷了兩人。

  

 「不是,大姊你忽然叫什麼?」賽可沒好氣的問著,不過調和者沒有回話,只是用手指著前方。

  

 「哇!」零與賽可順著指著的方向看過去,也同時發出叫聲。

  

 他們叫出來是理所當然的,前方居然出現了大量的魔界妖精檔在前面。還不只如此,這些妖精居然全部排成了方陣,整齊劃一的朝著三人進軍。三位使徒立刻抓起武器,奮力的朝著妖精大方陣以彈幕砲擊。方陣的弱點就是一旦陣形崩潰就會使得整個隊伍失去秩序,妖精方陣很快就被擊潰。

  

 可是妖精們卻沒有因此停下,依舊有無數的妖精們成群結隊的湧上,似乎沒有對於被擊退的膽怯。可是在兩位魔神與一位承載者所組成的火網也沒有停滯,依舊兇猛的不斷攻擊,完全就是一個對妖精的絞肉機。

  

 「我說這到底是什麼狀況啊?」在不斷攻擊之下劉鈴越打越覺得奇怪,大聲的問著,「都這種天了為什麼妖精還要攻擊我們?」

  

 「前面說過了,去問蓋亞女神吧!」零再度不耐煩的喊著,並且收起手中的步槍,反而改拿起背上的光束砲來加大火力。

  

   

就在妖精大軍終於被擊潰的差不多之後,四周終於沒有看到任何的擾亂者。四下完全是一片漆黑的狀況,但是接著就有一個光球出現在三人前方,隨即又放出一圈又一圈的魔界妖精開始發動著攻擊。

  

 「哇,幽靈船上看到的鬼!」劉鈴叫著,當然她是開玩笑的,因為她也正拿起武器進行反擊。

  

 確實,這個光球一如賽可與調和者在寶船上所遭遇的光球相同,會不斷放出妖精進行攻擊。但是寶船上的光球所放出的是幽靈妖精,而不是現在所出現的魔界妖精。但是不論如何,這個光球的存在完全就是來擋路的,自然就是要全力的將其擊潰。

  

 就在光球放出的妖精全數被擊退之後,光球本身又神祕的消失了。事實上對於它的本體有沒有傷害都無法得知,不過至少知道的是這不知何方神聖的東西似乎很愛湊熱鬧。

  

 「我好像有那麼一點點那光球是什麼頭緒」零低聲的思考著,似乎很久以前在哪與這玩意面對面過,不過他很快就忘了。

  

 「你看前方出現光了欸!」劉鈴指著前方的光芒叫著,確實前方亮起了明亮的光芒,就如同日出一般。

  

 三人立刻的快速的朝著光芒的方向接近,照這情況來看方才的解除封印應該是成功了。只是這麼一靠近也是什麼也沒發現,倒是這光芒並不會讓人感到刺眼,反而是一種溫暖的感覺。

  

 

「結果什麼都沒有嘛,到底是封印了什麼在這鬼地方?」零繼續以不耐煩的方式抱怨,現下感覺連魔界都被整個淨化了而什麼也不剩。

 

「啊啊,法的世界充滿了光芒,你們就是解放了這個世界的人嗎?」前方忽然出現一個人影,對著三位蓋亞使徒詢問。

 

「喔,看到了,八成是被封印在這裡的守護者之類的。」賽可指著人影並低聲向零報告,當然這個行為是多餘的,因為零也知道這一點。

 

「很久沒有感到力量湧上來了,實在非常感謝。」人影繼續的說著,當然賽可以經抓緊手中的劍隨時準備應戰了。

 

「話說回來妳是誰啊?」零鎮定的質問,身為魔神之首的話區區守護者還不至於需要害怕,問題是守護者成千上萬,也不可能像蓋亞使徒或是承載者那樣能每個都認識。

 

「我的名字是聖白蓮,是很久以前的僧侶,或者說是──魔法使?」人影答道,仔細一看人影乃是一位棕色長髮飄逸的大姊,身穿近似於歌德風的服裝,手拿一捲放著虹光的捲軸,頭髮甚至在頭頂的部分是紫色的。

 

「真的啊?」三位蓋亞使徒同時以一種無感情的聲音說,這種造型實在很難相信是個僧侶之類的。

 

「你們看來似乎不是人類呢,雖然我過去受到妖怪們的崇敬,沒想到能持續到今日。」白蓮繼續的說,當然她的推論只有一半正確。

 

「我想我可以知道這女的為什麼會被封印了。」賽可無感情的向零報告,零也點點頭表示了解。

 

「這樣嗎?身為信仰佛的僧侶,卻去幫助妖怪確實很少見呢。」零以一種偽裝的公關式語氣回應著白蓮。

 

「沒錯,過去我就因為這樣而遭到了人們的討伐,而遭到了封印到了這個魔界之中。」白蓮繼續說著,看來過去還真的發生過這種事情。

 

「好可憐啊,賽可。」零轉過頭來以一種憐憫的語氣對著賽可說,過去自己也是遭到人類──或者說人類意識的集合──討伐並且遭到封印了數萬年之久,封印稍微被解除後還得依附在承載者的身上才能過活。

 

「可憐什麼,對方是阿賴的信徒欸!」賽可繼續無感情的提醒著,不論是信的是神還是佛,都是阿賴耶識的一種變體,那就是零的仇人。

 

「也對。」零思考了一下後收回同情心,改以一種威嚴態度開口:「嗯哼!不管怎麼說,我乃統領環境的魔神,蓋亞女神三位子嗣之首,豈能同情區區一名人類女性?」

 

你是過去被人類所封印的魔神之首的零?」白蓮質問,當然只是要確認那個古代的傳說的真實性──方才零都自己報上自己的身分了嘛。

 

「正是,尼公啊,今天妳出現在我眼前,然則我在重獲自由的同時發誓過向阿賴與其一切爪牙復仇,那麼現在我就有必要打倒妳!」零繼續的說,這是做為當年遭到人類的討伐與封印的報復,幾千年來都是遵守這個信條。

 

「我過去在卷軸上讀過傳說,統領世間萬物的三位魔神之首的零啊,現在是要來將我再度封印的嗎?」女尼又質問,當然以零的作風可能會比封印更糟點。

 

「沒錯,在蓋亞女神的光芒下,當年違背萬物平等原則而將我等封印的人類應當獲得報應。」零高聲的回應,當然他有沒有真心想執行是另一回事。

 

「這樣嗎?我認為眾生在法之前一切平等,那麼妖怪與人都是相同的,不正也是蓋亞之子們的法則嗎?」白蓮反問,所謂的法不是只是人類自己的解釋,而是過去無數力量彼此均衡的結果,根本上來說還是眾蓋亞使徒產物。

 

小鈴,你來接手。」零沉默了一下後,轉頭對著調和者要求換手,看來是說不贏所以放棄了。

 

「哥你這樣輸給一個人類女性成何體統!」劉鈴半認真半嘲笑的喝斥,當然眼前的尼姑所說的確實是正確的。

 

「這不是這個問題,對方看來多少還信仰我們,那我又有什麼資格繼續打下去啊?」零有點無奈的抱怨。

 

「不管,你非贏不可。」劉鈴強硬的把零推到前方,看來她想要零必須爭一個面子才行。

 

「你不正是因為了解這點才解除我的封印的嗎?」白蓮繼續質問著臉上表情很兩難的零,雖然實際上是賽可解除的,可是零有贊成。

 

「我只是想知道這封印了什麼東西才來解開封印的。」魔神坦承的回答,氣勢比剛才弱了不少。

 

「那麼,為了向偉大的魔神表達我的想法是正確的,我在這裡必須向您挑戰,作為讓這世間最偉大的存在對我的行為的承認,您接受嗎?」女尼大聲的對著零宣告著,看來非打不可了。

 

「那好,在蓋亞女神的光芒下,作為我對於妳所持有的人類意識的淨化,我必須要打倒妳!」零也大聲的回應,同時擺開了架式準備應戰。

 

「作為對我過去行為的實踐,威嚴而偉大的魔神啊,南無三!」白蓮高喊佛號,隨即使出了以大小不一的彈幕所組成的彈幕群,就猶如佛教的特殊圖騰一般的飛舞著。

 

不過這點程度的攻擊出其量只是打招呼等級,連零自然是察覺到這一點,便輕鬆的在明顯的縫隙中簡單迴避,同時毫不在乎的以背上的魔神之翼放出羽毛彈幕進行反擊。

 

「吉兆『極楽の紫の雲路』!」女尼沒有多說什麼,很快的就使出了第一張符卡,並且灑佈著極為密集複雜、而且有高速低速區別的紫色彈幕群。

 

「喔?是紫氣東來啊?」魔神喃喃自語,並且以他慣用的華麗動作不斷的閃躲這些如紫色祥雲的彈幕,再以手中的步槍發射光束加上背上的羽毛反擊。當然這種純粹開場白的符卡的強度本來就不會太強,很快的就被擊破。

 

白蓮很快就在身後展開了巨大的、由數個蓮花組成如同西洋版畫風格魔法陣,並且朝著零的位置集中發射光束,而且不斷追著零的移動持續的攻擊,簡直就像將光線聚光後的熱能攻擊一般。

 

「哇喔!」零一邊怪叫著一邊快速的閃躲,接著完全是憑著本能將羽毛射往白蓮的方向,因為現在這種狀況根本來不及瞄準。不過魔神終究是魔神,就算是瞎打也很快就壓過了白蓮的攻擊。

 

「不愧是魔神啊魔法『マジックバタフライ』!」白蓮再度的使用符卡,隨即以自己為中心向四周放射出光束,同時以背後的魔法陣散布著如同飛舞的蝶翼的彈幕。

 

「這位小姐妳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啊?」零低聲的抱怨著,雖然前面已經說過白蓮過去是尼姑,但是又說是魔法使,現在的符卡更能證明白蓮是會使用魔法的,完全將東方與西方兩個分歧的概念結合在一起。

 

面對眼前這個既是魔法使又是尼姑的對手所使出這麼“翩翩起舞”的符卡,零很快的從背後取下了神劍,以揮砍劍所產生的劍氣加上魔神之翼的羽毛一同進行反擊。雖然攻擊模式很像賽可,但零的力量終究比承載者強上許多,自然也輕鬆的占了優勢,將符卡給擊破。

 

被擊退的白蓮又很快的重新張開了魔法陣,再次的朝向魔神發動攻擊。這回所使用的乃是以無數彈幕束所組成的圓環,而且還不只一個──是四個,很快的就將零逼得放棄大動作的迴避,而是細膩同時精準的行動來閃躲。

 

魔神的反擊雖然還是羽毛,但是這回投射的羽毛量更加的兇猛,完全跟白蓮的彈幕圓環不相上下。接下來就又是再度上演魔神將對手壓著打的狀況,並將女尼逼進使用符卡的狀態。

 

「光魔『魔法銀河系』!」白蓮第三度使用符卡,這回出現了無數彎曲的光束以白蓮為中心繞動,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一般,不時的還有幾個星星狀的彈幕朝著零的位置發射。

 

「這女的憑什麼用銀河當魔法啊?」零低聲抱怨著,一般來講這樣的魔法勢必是非常高段的大魔法才。不過這符卡的彈幕到也空隙不小,魔神很輕鬆的以幾乎沒動的姿態進行反擊,這回幾乎沒有費力就很快的擊破符卡。

 

「真不愧魔神啊那麼就以魔神來應戰吧!」白蓮低聲的說,隨即又張開了魔法陣,輪流的朝著零發射彈幕束,還直接的往零的方向逼近。

 

「喂喂!」零立刻一邊發動反擊,一邊快速的拉遠距離。被這樣逼近絕對沒有好處,特別是如果對方如果想直接進入肉搏戰怎麼辦。魔神與魔法使就這樣展開了奇怪的追逐戰,直到白蓮又再度主動拉開了距離。

 

「大魔法『魔神復誦』!」女尼又一次的發動符卡,這回直接的發射了數道直線的光束,隨即有固定軌道的鱗彈束,加上白蓮本身又不斷的射出大顆的圓球彈幕群,而且還不斷的加強威力,十足決戰氣勢。

 

「我怎麼不記得我會這種招式?」零一邊閃躲一邊開玩笑的說,不過事實上他真的沒這種招數就是了。

 

 

「笨蛋,那個魔神絕對不是說你,應該是魔界之神吧。」在後方觀戰的賽可低聲的吐嘈,當然他也是推測。

 

「賽可,你怎麼知道啊?」劉鈴不解的發問,不知道賽可是從何推論的。

 

「大姊,我們現在在哪?」

「魔界啊。」

 

「那不就對了嘛!這尼姑被封印在魔界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學了魔界之神的法術了吧。」賽可解釋著自己的推論,當然沒人知道這是不是正確的。

 

 

回到三魔神之首這邊,面對了如此兇猛強大的符卡,統領環境的魔神也不得不對這個魔法原來的主人感到敬佩。真不愧是魔界這邊的神,但零自己卻認為可能還不是蓋亞長子的對手。

 

「光砲『デストロイフラッシュ』!」零簡單的取下了在背上的火器並且加以展開,直接了當的以符卡解放這門砲的力量,也沒有特別的瞄準而朝著僧侶的方向直接的砲轟下去。

 

在這種強大火力的相撞之下,魔界之神的力量立刻遭到擊敗,零直接的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看著白蓮。當然這場戰鬥還沒有結束,所以女尼也還沒有輸,只見得白蓮張開手中的捲軸,口中念念有詞。

 

「超人『聖白蓮』!」結束一連串咒文後,白蓮大聲的宣符。隨即可以明顯的看到有白光纏繞在女尼的身上,並且展開了一連串超乎常人的高速移動,想必是使用了魔法來強化肉體所達到的。

 

「唔喔!」零快速的閃躲高速衝刺過來的白蓮。不過這張符卡並不只如此,因為白蓮的速度之快,所以產生了許多實質的殘影,而這些殘影居然就直接化成了彈幕,成為另外一種攻擊手段。

 

面對這種超越既有認知的攻擊,零的應對方式卻也很妙。魔神背上的羽翼也發出了光芒,隨即以同樣的高速追上的白蓮,並且在極近距離發動著反擊。這種高速的對戰實在叫普通人難以跟上,幾乎是在很快的瞬間就快速的分出了勝負,白蓮的符卡又遭到的擊破。

 

「那這就是最後了,飛鉢『伝説の飛空円盤』!」白蓮高喊最終符卡的名稱,再度的張開了魔法陣,發出了一圈又一圈的彈幕環,如同無數的飛盤似的來發動攻擊。

 

零這回沒說話,只是簡單的笑了一下,看來是覺得這張符卡實在做為最終符卡來說有點貧弱。魔神輕鬆的穿梭在圓環之間的空隙之中,一邊有點放水似的沒認真反擊。當然作為最終招數來說,這張符卡力量還是足夠而難以擊破,零花了一點時間才將其擊破,隨即產生了巨大的衝擊與閃光。

 

閃光消失之後,可以看到白蓮與零依舊對峙著,只是毫無疑問的零獲得了最終勝利。不過零隨即上前,伸手將被擊敗的白蓮給攙扶起來,並且往賽可與劉鈴的方向返回。

 

「唉呀呀,還是輸給上古的魔神了。」白蓮以一種有點帶不滿又有點撒嬌的語氣說著。

 

「欸啊,總之我不會將妳再度封印的啦。」零有點害臊又半開玩笑的回應,至少這躺漫長的旅程應該是結束了。

 

 

之後,兩位魔神與承載者回到了幻想鄉內,結束了這場實際上毫無目的的隨意旅行。這個零一時起意還帶來許多麻煩的旅程,實在是一點利益也沒有,徒留一堆勞累。

 

至於白蓮則帶著崇拜她的眾妖怪們乘著寶船回到幻想鄉中,隨即將寶船降落於地面之後便成了一座寺廟,名稱為命蓮寺,紀念白蓮的弟弟命蓮上人。而命蓮寺主張妖怪與人類皆平等的主張,而使許多的幻想鄉居民成為了香客,並成為了幻想鄉內另外一個勢力。

 

「結果結論是什麼,我們給敵人送鹽了嗎?」賽可有點不耐煩的問著零,這位魔神又站在房子的屋頂,只是這回在看的是遠方的命蓮寺。

 

「很難界定,算是破戒者吧,畢竟被阿賴本體所排斥。」零仔細的思考後以他想出的奇怪解釋回答,不過這也是最能解釋的答案了。

 

「算了,你八成看上她了吧,萬年風流老鬼。」賽可無奈的擅自結論,當然這絕對是因素之一。

 

「喂,話不能亂說啦!」零立刻的回應,不過這對主僕很快的就一同大笑起來,也不知道是在笑什麼。

 

就這樣,這場大冒險至此完全的畫下了句點,或許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能夠進行這樣的遠航也不一定。不過,那就是沒有人知道的領域了,天知道下次發生大事件是什麼時候,是吧?

 

 

六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an125 的頭像
ian125

賽可的創作物集散中心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