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只是想來問能不能住在竹林裡啊?」永琳聽完了射命丸所講的整個來龍去脈,有點不滿的說,因為永琳本來還以為零有什麼大事。 

「嘛,總要先打個招呼啊。」零抓了抓頭,有點不在乎的說著,並且往下問了:「那我們到底可不可以住啦?」

「你要住就住吧,就看你想住的地方有沒有妖怪在就好。」八意永琳不耐煩的說,永遠亭也不是竹林內每個角落都掌控住,所以可能也有一些小妖怪生活著,只要不打擾他們就好了吧?

「很好,交涉成立。」零興奮的說,這時他突然想起什麼,開始四下張望著,並且自言自語:「賽可這小子是死去哪了?」

「你說的是誰啊?」永琳發問,以前沒聽過這個名字。

「我可愛的部下,就是讓我進來幻想鄉的元兇。」零沒好氣的回答,並且集中了精神,想定位出賽可的位置。

 

另外一方面,賽可這邊正在與輝夜公主解說著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突然,賽可額頭瞬間出現一道閃電,發出『劈鏘』的聲音,隨後馬上消失。瞬間出現的閃電把公主嚇了一跳,畢竟這可不是正常現象。

「剛剛那是什麼?」輝夜指著賽可的額頭,驚訝的問。

「啊?喔,沒什麼,不要在意。」賽可輕描淡寫的想帶過去,但是隨後發現零居然立刻出現在他身後,讓賽可叫了一聲:「哇啊!臭老頭你不要嚇人啦!」

「我才在想你去哪了,原來是跑去找人聊天了!」零敲了一下賽可的頭,並且對賽可抱怨。

「呃,你又是啊!那個管地球環境的神!」輝夜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人,發現似乎以前見過一面。

「喔,輝夜你還記得我啊?」零輕描淡寫的說,賽可聽了露出了很狐疑的表情,因為零居然認識輝夜公主。

「臭老頭,你們兩個認識啊?」賽可不解的問,雖然零以前是有講過會去月球談事情,可是他沒想到零居然也認識月人。

「見過一兩次,沒有像跟永琳那麼熟。」零輕描淡寫的解釋,因為輝夜是公主,而零談話的對象多半是月夜見與永琳,自然不常會見面。

「喔喔,零你真是認識不少人呢。」射命丸突然在旁邊出現,並且拿出筆記本抄寫著,這記者的突然的出現也把其他人給嚇了一跳。

「啊,對了,交涉完成了嗎?」賽可突然想起自己來的目的,連忙問零是否已經跟永琳交涉完成了。

「完成啦,不過這回我來選住哪,你就跟射命丸去晃晃吧。」零毫不在乎的說,並且張開了羽翼飛離永遠亭。賽可露出了不滿的表情,隨後對公主鞠躬道別,也張開羽翼,與射命丸一同飛離開。

「那位神的使徒嗎好像挺有趣的」輝夜整理了一下方才賽可的敘述,暗自露出了神祕的笑容,隨後離開了房間。

 

「我們現在是要去哪?」賽可在空中大聲的喊著,因為現在只是跟著射命丸向前飛,完全不知道目的地。

「去我的工作室啊,我要專訪一下你喔!」射命丸回答,並且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很快的,兩人就飛到了幻想鄉內的唯一高山,妖怪之山。

「前輩,你回來啦?」負責守衛整座山的白狼天狗其中之一,犬走椛上前來訊問射命丸,把守住整座山是白狼天狗的工作。

「對啊,還有,幫我跟大天狗說,我帶了個客人回來。」文摸了摸椛的頭,並且叫她傳達訊息。大天狗是天狗社會中的管理階層,許多事情都得要向他們報告才行。

「好的,前輩,請慢走。」椛點了點頭,隨後對文鞠了個躬。文便帶著賽可進入了山內。

 

另外一方面,零正在竹林中閒逛著,物色想住的區域。他東晃晃西晃晃,看著哪邊比較適合住人,最後在一處小空地停了下來。

「恩,這裡不錯。」零滿意的點了點頭,正打算通知賽可找到地方了,但是前方卻傳來了一股殺氣,讓零張開了羽翼準備應對。

「又是來採竹筍的人類嗎?」一匹體型不小且全身灰色的七尾妖狼()從竹子間走了出來,以冷酷的嗓音對著眼前的獵物威嚇著。妖獸的尾巴會隨著年齡與力量而增加,七尾的妖狼的實力自然不在話下,只少年齡超過七百歲。不過眼前這人看起來卻完全不害怕,而背後的羽翼則一直散發著光芒,讓妖狼後退了一步,並且問:「你是哪來的?」

「我是哪來的不重要,我只是看上這一小塊地方,想住在這邊罷了。」零毫不畏懼眼前的妖獸,並且有點不在乎的回答,但是同是卻展開了氣場也威嚇著眼前這匹妖狼。

「要住這邊?那先打敗我再說!」妖狼嚎叫了一聲,並且朝零撲了上來,但是零一個優雅的側身閃了過去。灰狼很快的繼續發動攻擊,但是通通被零以靈活的動作給閃開。眼看肉搏沒辦法傷到對方,妖獸放出了彈幕,其威力與規模並不亞與先前八雲藍所使用的彈幕。

「喔喔,不錯呢。」零發出了不明的讚嘆聲,並且快速的在彈幕縫隙中迴避,同時舉起右手,對準妖狼連續發射了光束,打得對方暫停了攻擊,零在此時衝上前去,在狼的肚子上灌了一拳。妖狼痛苦的往後退了好幾步,但還是以憤怒的眼神瞪著零,看起來好像還想發動攻擊。

「不錯,很有毅力,但是沒用的。」零稱讚著對手的堅持,說完便高速的衝至妖狼的面前,在右手凝聚了一個不小的光球,近距離射出了一發強大的彈幕,將那妖獸給擊飛,連帶的折斷了好幾棵竹子。

「呼你到底是誰如此強大的力量」妖狼躺在地上喘息著,並且對眼前這強大的力量感到了畏懼。

「我?喔,我是統領環境的魔神啊。」零笑了一下,從羽翼上拔下了一根羽毛,並且交給了妖狼:「來,敷在傷口上,這還有點治療的效果。」零同時也順便幫七尾狼處理傷口。

「魔神是嗎我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呢果然是傳說中能夠統馭這個世界的強者」妖狼無力而緩慢的說,對許多生物來說,魔神幾乎只是傳說,都沒什麼機會能親眼見識到,躺在地上喘息的妖獸繼續感嘆:「如果能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的話

「妳如果想變強的話,就跟我定下契約當我的式神吧。」零變出了一張空白的符咒卡,並且補充:「我會傳授妳一些能力。」母狼沒有答話,只是點了點頭。零以複雜而奇異的語言很快的詠唱,空白符咒上浮現出了術式並且發出光芒,並遞給七尾狼。妖狼則沾了沾自己的血,在符咒上按了一下,並將其遞回給零。魔神將符咒貼於灰狼的額頭,繼續詠唱著咒語,發光的符咒隨後消失。

「好,契約成立。」零輕鬆的說,灰狼這時走了過來,坐在零身旁並且把頭靠在魔神的身上。零這時忽然想起什麼,對著妖狼說:「還沒給妳取名字呢就叫妳“烈灰孃”好了,暱稱為“灰”。」妖狼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接下來該通知賽可了」零抬頭望著天空,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轉到妖怪之山這邊,射命丸正在對賽可做專訪。文一邊問問題一邊在筆記本中不斷留下採訪筆記,而賽可則是努力的想辦法回答出鴉天狗所提出的各種奇怪問題。

「好,那就這樣,請期待下一期的『文文新聞』吧!」射命丸說,看來採訪終於結束了,賽可深呼吸了一下。這時,賽可的腦中聽到了零的聲音,通知他住所的位置已經找好了。

「喔,好了,我該回去了,零說他找到地方睡了。」賽可說,隨後離開了文的工作室。離開妖怪之山前,賽可突發奇想的繞去守矢神社看看,那是妖怪之山的信仰中心,裡面祭拜著兩位(廢物)神明─八坂神奈子與洩矢諏訪子,都是原先外界的神,這幾年移入幻想鄉的。

「承載者拜阿賴好像有點怪怪的算了,我丟個香油錢就好。」賽可站在神社的賽錢箱前思考著,最後掏出了日幣五百塊硬幣投入了香油錢內,並且打算轉身離去。

「咦?是人類嗎?真少見呢,守矢神社居然能有人類來參拜。」在神社廣場掃著落葉的守矢神社風祝,東風谷早苗看到居然有個人類從出現在這,好奇的靠上前去詢問。

「呃算了,當我是人類也行啦。」賽可本想解釋,但是想想太麻煩所以作罷,賽可隨即張開羽翼飛離守矢神社,只留下滿臉狐疑的早苗在原地。

 

就在賽可正在飛回竹林的路上時,他突然感應到了什麼,並且很快的降落在地面上,並且四下的張望。突然,一個東西衝了過來撞到賽可的臉,將賽可給撲倒在地上。

「痛痛痛什麼東西?」賽可撐起身體,並且揉著撞到地面而隱隱發痛的後腦杓,同時想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將他給撲倒,原來是一隻白貓。那隻貓正想要跑,賽可趕快的變出了一些小魚乾放在手心,白貓此時轉過頭來,吃著賽可手中的魚乾,並且舔了舔賽可的手,賽可則是摸了摸白貓。而這時,賽可感覺到有人接近,便將貓給順手抱在懷裡。

「小白貓,妳在咦,你是誰?」一個長著貓耳貓尾小女孩跑了過來,原來是八雲藍的貓妖式神,橙。看來橙似乎在找那隻白貓,但是看到眼前出現了一位不認識的人,便疑惑的詢問。

「呃我是」賽可正想解釋,但是他很快的就看到八雲藍出現在眼前。

「橙你找到了沒賽可你怎麼在這?」八雲藍說,看來她正在找橙的去處,雖說是找到了,但是沒想到賽可也在這。

「藍大人,妳就先跟橙解釋一下我是誰吧,順便可不可以告訴我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賽可有點不知所措的請求著,現在他確實是完全不能理解這到底是什麼狀況。就見藍對著橙介紹著賽可的身分,並且轉過頭來跟賽可解釋。

「橙剛剛發現有隻白貓走失了,所以跑來請我一起來找貓。」八雲藍簡單扼要的解釋這整個經過,賽可聽了則是點了點頭。

「那,是這隻嗎?」賽可將懷中的白貓拿給橙確認,橙看了則點了點頭,正想伸手過去抱住,但是賽可開口了:「橙啊,可不可以讓我養這隻貓啊?」賽可請求著,橙則是對著白貓開始『喵喵喵』的溝通起來。

「可以,可是不能欺負她喔!」橙說,賽可微笑的點了點頭,隨後再度張開羽翼飛回竹林。

 

賽可在竹林上空找了一下才找到零的位置,便朝著那個方向降落,是一塊不會太大也不會太小的空地。不過賽可降落時,卻發現了零的旁邊坐著一隻七尾的大灰狼,讓賽可有點害怕的抖了一下。

「賽可,你好慢喔,跑去哪了?」零有點不耐煩的對賽可抱怨,因為零對賽可通知後賽可卻不是馬上出現。

「這好難解釋,臭老頭你先給我解釋你去哪找來這隻大狼的。」賽可說,同時無意間的抱緊了懷中的白貓。

 

第七章

全站熱搜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