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既然認可的話,我比較想知道我們該住哪?」賽可不耐煩的對著眼前放著閃光的零與紫問,進入了幻想鄉總得找個地方睡,總不能在田野間就隨便躺下睡著吧? 

「對欸,要住哪?魔法森林?」零這才想起沒考慮過這個問題,並且認真的思考後提議去住魔法森林,那是魔理沙所居住的長年潮溼的森林。

「不要,我不想住在森林。」賽可很快的回絕,畢竟魔法森林內部十分的陰暗潮濕,還充滿著蘑菇的胞子,住起來不是很舒服。

「那妖怪之山?」零又提議,妖怪之山乃是幻想鄉中唯一的高山,裡面居住著許許多多的天狗與河童。

「你去。」賽可也是很快的回絕,畢竟妖怪之山內的住民十分的團結而且勢力龐大,可不能隨便進去。

「太陽花田?」零再度提議,太陽花田是在幻想鄉內一個盛開著向日葵的區域。

「我還想多活幾年。」賽可同樣反對,因為太陽花田內有一位極為強大的妖怪守護著,任意踏入太陽花田的人可能都因此變成了肥料。

「不介意的話,可以來住我這邊喔。」一旁的紫插話進來,紫與藍所住的地方是一個小屋,而其真正的位置是個謎。

「好!」
「不幹!」零與賽可同時回答,但是雙方的答案完全相反,兩個人互瞪了一下,並且很快的拿出了武器,一副要開打的樣子。 

「那這樣的話,就去住迷途竹林吧!」靈夢說,迷途竹林是幻想鄉內一片長滿竹子的地方,裡面的竹子濃密到會讓人迷路。

「算了,就去住竹林吧。」賽可一改之前的態度,很快的就妥協了。

「等一下,你這次怎麼這麼快就回答?」零質疑著,因為剛才自己的提議全部被否決,這讓零有點不滿。

「要你管,誰叫你剛剛淨講些不能住的地方。」賽可毫不在乎的說,方才零所提議的地點確實都不太適合居住,但是竹林內部也是有許多的妖怪潛伏著,實在也不是非常的安全。

「算了,那住竹林前先去永遠亭打個招呼吧!」零說,永遠亭是竹林內的一座佔地遼闊的日式宅邸,整個竹林幾乎都算是永遠亭的勢力範圍。

「好,走吧!」賽可很快的答應,並張開了羽翼,向天空飛去,零嘆了一口氣,隨後也跟了上去。

 

從上空看迷途竹林,就像是一片綠色的高原,裡面竹子的密集程度會讓人覺得走進去就不一定走的出來。實際上裡面的竹子的根不斷的交錯,確實會讓人產生空間迷向。

「你想會不會有人在竹林裡面偷情?」在飛往永遠亭的路上,賽可大聲的回頭問著零,因為風聲實在太大,賽可只好提高音量。

「你以為這裡是甘蔗田啊?」零不耐煩的回答,感覺的出他對賽可的這個問題的不屑。兩人在竹林上空盤旋了一下,才終於發現了隱藏在竹林中的永遠亭的所在地,零與賽可努力的穿越了竹子的枝葉,降落到了永遠亭的大門前。

「欸我們待會進去要怎麼打招呼啊?」賽可站在門前發呆,並且問站在旁邊同樣發呆的零,畢竟這個事情實在太複雜了,實在很難解釋。

「永遠亭有藥局嘛就先買藥吧!」零不經意的回答,不過因為答案實在太無厘頭,零馬上被賽可捶了一拳。

「什麼你就買藥了!算了,待會再想怎麼解釋,先敲門。」賽可吐嘈著零,這讓零有一點不高興

「你怎麼老愛吐嘈我?」零小聲的抱怨,方才賽可也多次的吐嘈零。

「沒辦法,誰叫我戴眼鏡。」賽可毫不在乎的說,似乎戴眼鏡的腳色就時常是負責吐嘈的。

「這跟戴不戴眼鏡無關!」零不滿的吼著,兩人開始互相拌嘴。就在賽可與零正在做無意義的吵架時,大門打開了一個小縫。

「請問,你們有什麼事情嗎?」門內走出了一位少女,頭上頂著一對兔耳,因為她不是人類,是妖兔。而這位兔耳少女穿著西裝上衣與迷你裙,她正是永遠亭的雜務,鈴仙‧優曇華院‧因幡。

「呃該怎麼說我們有事情找八意永琳小姐,我們想問一下關於竹林的使用權的事情。」賽可解釋著,不過聽起來一點邏輯也沒有就是了。賽可口中的八意永琳乃是永遠亭的實際領導人,是一位藥師,也是鈴仙的師父。

「喔,找師匠啊?那請進來吧。」鈴仙說,隨即將兩人帶進了永遠亭內部的一間和室,之後就離開了。賽可與零自己拿了兩個坐墊坐下,等待著他們要談話的對象的到來。

「師匠在忙,等一下就會過來,請先用茶。」鈴仙拉開了紙門,並且端來了兩杯茶,不過賽可跟零都不敢碰。

「這茶沒有毒吧?」賽可不安的問,因為八意永琳據說會在永遠亭的訪客的茶內下藥。不過鈴仙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又馬上離開了房間。

「算了,我去走走,接下來就交給你來處理為什麼我好像感覺有人在監視我們」賽可說,並離開了房間。

「哼,還會有誰在監視我們,可以出來了啦,射命丸!」零笑了一下,大聲的喊著,天花板上立刻跳下一個人,原來是幻想鄉內知名的天狗記者,鴉天狗射命丸文。

「不但察覺到我巧妙的隱藏,連我是誰都知道,不愧是魔神。」文以一種拍馬屁的語氣說著,並且拿出了筆記本打算採訪零。

「從神社那邊你就在偷拍了,可是在飛行妳卻完全沒跟上來,想說妳放棄了,原來是早就先來等我們。還有,鴉天狗什麼時候多了會隱藏的能力?」零有點無奈的說,並且有點不懷好意的吐嘈。

「幻想鄉的新移民可是大新聞欸,而且聽說還是個神階級的,怎能不好好的採訪一下。」文說,零無奈的攤開雙手表示放棄。射命丸正打算開口問問題來採訪,和室的紙門被打開了。

「久等了,我就是八意永琳,請問有什地球上管環境的小鬼!?好久不見了,你什麼時候跑來幻想鄉了?」永琳走了進來,正想問訪客來的目的,就看到了一個熟面孔,永琳像看到老朋友一般的寒暄。

「今天早上剛進來的。還有我說過很多次了,我年齡比妳大!不要老是叫我小鬼!」零不在乎的回答,並且對永琳的用詞表達抗議。

「你外表看起來跟月夜見差不多啊,那不就是小鬼嗎?」永琳對自己的用詞解釋著,月夜見是月球目前的主宰者,也是月都的首領。而永琳的年齡大於月夜見,看來她是因為這樣才稱呼零為小鬼。(註:零的外表看起來約是人類的青年的年紀左右)

「阿見聽到妳說這種話的話他會生氣喔。」零以有點為好友抱不平的語氣表示,自己跟月夜見也算熟,永琳這種話絕對會惹毛他。

「放心,他現在也找不到我,更何況他以前常常要聽我的,這種事情他絕對不會生氣的。」八意永琳毫不在乎的說,過去曾是月球重要的決策者,說話自然有點份量。而零聽了則是雙手一攤,放棄爭論。

「等一下你們兩個認識啊?」射命丸不解的插話,從兩人的對話看來似乎他們早就認識了,實在很難想像掌管地球環境的魔神居然認識“月之頭腦”八意永琳,甚至感覺還低上一階。

「是啊,月人還沒上月球前我就認識了,後來我常常會去月球談事情,自然也會遇到。」零說,月人畢竟是從地球上過去的,零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就年代來說也兜的上。

「是啊,他常常來月球跟月夜見談話呢,算是月球少數能接受的存在在地面的人吧。」永琳補充著:「只是他後來被汙穢的人類給封印後就沒出現了,有個好幾萬年吧?」月球視地球是汙穢的地方,不過看來掌管環境的魔神並沒有被月球人排斥。

「不過永琳一直當我做晚輩,我年紀真的比較大說。」零有點不爽的低聲向射命丸補充:「我只是尊敬她的智慧,不然我就像叫紫那樣稱呼她為妹妹就不錯了。」方才零確實稱呼八雲紫為晚輩,雖然紫的年齡比零跟永琳來說真的算是很年輕的了。

「好啦,你到底來找我幹什麼啦?」永琳把話題拉回來,確實剛剛只是一直跟零聊天,都忘記了零是有事情來找永琳的。

「這說來話長,射命丸妳來解釋好了。」零回答,並且把解說的責任丟到了射命丸的頭上,鴉天狗只好開始跟永琳解釋零等人是如何進入幻想鄉內,與想要居住在竹林的要求。

 

另一方面,打算在永遠亭內閒逛的賽可不斷的走過來又走過去。整個永遠亭的大小實在是超乎想像,而且內部感覺就像是一個迷宮一樣。

「我總覺得我迷路了」賽可自言自語著,實際上他確實迷路了,目前他根本找不到先前的和室到底在哪裡。

「這裡真大,明明沒住幾個人。」賽可一邊晃著一邊說,永遠亭的居民不多,但是這種大小實在是有點誇張。突然,前方走過來了一個人影,賽可下意識想的找地方躲起來,便趕快的拉開了身後一間房間的紙門躲入其中,並且拉開一個小縫偷看著。

「那是輝夜公主?」賽可從縫隙中看著那個人影逐漸接近,才發現是居住在永遠亭內的()月球的公主,蓬萊山輝夜。

「該死,過來了。」賽可低語,眼看輝夜離這間房間越來越近,賽可趕快打開壁櫥,將自己硬塞入其中躲藏,並且還是將壁櫥紙門拉開個小縫觀察狀況。而輝夜在房間門口停了下來,並且拉開紙門走了進來,坐在房間內的桌子旁。

「我要喝茶。」輝夜簡短的下令著,旁邊立刻有兔子端來了一杯茶放在公主的面前,隨後離去。輝夜此時開始一邊喝茶一邊發呆著,畢竟她在永遠亭內也沒有什麼事能幫上忙。

「晚上去找妹紅打架好了。」公主小聲的喃喃自語,盤算著接下來的行程。妹紅是一位不死之人,住在竹林內的小屋,也是輝夜的宿敵,兩人時常打架。

過了十分鐘,輝夜公主仍然是坐在桌旁喝茶發呆,賽可塞在壁櫥內開始有點覺得不耐煩了。

「我快受不了了啊!」賽可小聲的抱怨著,因為自己是縮在壁櫥內,不能維持太久,但是此時賽可不小心的撞到了壁櫥的隔板,發出了聲音。

「壁櫥內有什麼東西嗎?」輝夜聽到了壁櫥內發出了聲響,便站起身往壁櫥的方向走去。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賽可不斷的默唸著,並且很快的把紙門的縫給拉上,同時祈禱輝夜不要發現他。但是公主還是走到了壁櫥前,將紙門給拉開,縮在裡面的賽可因為空間突然變大,立刻掉了出來,趴在輝夜的面前。賽可的突然出現讓輝夜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

「呃你是誰啊?」公主看著這突然冒出來的人的身穿打扮從沒見過,便問起了這人的姓名。

「呃我是第三十四代魔神承載者,伊恩‧Y‧薩伊,稱我為賽可就好了。」賽可連忙站起身來,鞠了個躬並自我介紹著。

「那你怎麼會在這?」輝夜不解的問,一般人不會沒事躲在壁櫥內,還是用這麼奇怪的方式出現。

「唉呦喂呀這好解釋我從頭說好了」賽可抓了抓頭,便開始解釋起是如何以及為什麼進入幻想鄉的,還有為什麼會躲在壁櫥的原因。

 

第六章

全站熱搜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