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鄉的邊境,博麗神社,這裡可以算是幻想鄉的入口,而這裡的巫女,博麗靈夢一如往常的在神社前掃著落葉。 

「今天也是平凡的一天呢」靈夢邊掃地邊想,不過她的身旁突然出現了一條縫隙,從裡面走出來一個撐著洋傘、穿著洋裝的少女,她是幻想鄉的境界看管者,八雲紫。

「怎麼啦,紫姐姐?今天又要來喝茶了嗎?」靈夢問著,通常紫會來到博麗神社不是喝茶就是聊天,不過今天紫的表情卻十分凝重。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今天早上我去查看結界的時候,發現結界的範圍增加了許多。雖然沒造成問題,但是幻想鄉內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我已經叫藍去幫我查查看有沒有哪裡異常,順便來告訴妳一聲」紫說,一般來講結界不會突然的擴大,一定是有誰將結界擴大了,但會是誰呢?

「這樣啊...雖然不構成異變,我也來看看發生什麼事好了...」靈夢的工作包括了解決異變,雖然現在沒發生什麼異變,但是這個微妙的變化讓靈夢很在意,於是放下了掃帚,準備去蒐集情報。

 

紅魔館內,蕾咪莉亞的房間前,零與魔理沙站在門前,咲夜則是輕輕的將門給推開。

「你就是外界人嗎?歡迎光臨紅魔館,我是這裡的主人,蕾咪莉亞‧斯卡蕾特,請坐」蕾咪莉亞站起來對零鞠了個躬,隨後坐於一張茶几旁,咲夜立刻倒上了一杯紅茶,並小聲說了什麼。

「呃...大小姐還是個小孩啊?」零小聲的問著咲夜,眼前的吸血鬼與一般人類小女孩無異,頂多就是背後長了一對蝙蝠翅膀。

「大小姐已經500歲了。」咲夜回答

5500歲?」零吃驚的說,別說是人了,動物能活到這麼大歲數也很少見。

「因為是吸血鬼所以成長比較緩慢,請用紅茶」咲夜解釋,並端上一杯紅茶,隨後離開了房間;零小口的啜飲這杯紅茶,發現這紅茶有種很特殊的味道,與紅茶十分相配,卻又帶那麼一點的不協調,雖然沒有加糖,這紅茶卻一點也不澀。

「喜歡嗎?這是加了B型血的紅茶。」蕾咪莉亞說,零聽了差點沒將紅茶給吐出來。

「什麼血!?」零驚訝的說,不過他隨後想到,眼前這位少女可是吸血鬼,喝點血不算什麼大不了的。

「我的食量不大,每天喝這麼一點血就夠了。」蕾咪莉亞繼續說,並且又喝了一杯茶。

「喔」零說,雖然很驚訝,可是他其實更驚訝的是,自己居然會覺得血的味道很好。

「話說回來,我還沒問你的名字呢?」蕾咪莉亞說,並且放下了茶杯,看著零。

「呃稱呼我“零”就可以了。」零回答,同時把頭轉向別的地方─因為他發現他不喜歡別人直視著他。

「聽咲夜說,你不是普通人吧?」蕾咪莉亞問,看來剛剛咲夜已經報告了在圖書館發生的事。

「我不清楚,我現在沒有到這裡前的記憶。」零回答著,雖然已經努力的想要想起什麼,但是他只記得“零”這個名稱,跟有著那三對天使般的羽翼的背影。

「搞不好根本不是人類喔!」魔理沙說,能如此操縱結界與羽翼的,普通的人類可辦不到,魔理沙比較想相信眼前的外來人是個妖怪。

「那能請你展示一下咲夜說的羽翼嗎?」蕾咪莉亞問,搞不好看過就知道零是哪個種族的人。

「喔,好的」零回答,並集中了精神,背後馬上抽出了三對羽翼,若仔細看,其實是一對較大的羽翼與兩對較小的羽翼,但是上面散發的光芒似乎讓蕾咪莉亞有點不舒服。

「嗯,你可以收起來了好像沒有看過妖怪有這種羽翼的,妖精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羽翼才對」蕾咪莉亞評鑑著。

「那個,大小姐,靈夢小姐說想找您。」咲夜再次進來了房間,向蕾咪利亞報告靈夢的來訪。

「唔,靈夢找我?那就讓她進來吧。」蕾咪利亞說,咲夜鞠了躬又退出了房間;不久,咲夜帶進來一位穿著紅白巫女服的少女。

「蕾咪莉亞,紫姐跟我說大結界的範圍自己擴大了,妳這邊有沒有什麼消息?」靈夢開門見山的說,零很訝異能有人這麼不禮貌的對一個吸血鬼講話,可是蕾咪利亞也沒有很生氣的樣子。

「不知道欸,倒是我這邊這位客人或許會知道。」蕾咪莉亞說,隨後看向了零,零再次的感覺氣氛怪怪的。

「你是誰啊?」靈夢看著零,從前從沒看過這號人物。

「他是零,妖精女僕發現他昏倒在紅魔館外,就把他帶進來了,對了,他目前失憶中」零還沒說話咲夜就先對靈夢解釋眼前的外來人是從哪裡來的。

「靈夢,他會操縱結界跟羽翼喔!」魔理沙補充。

「看來跟你脫不了關係啊?」靈夢說,語氣中帶有一點恐嚇的意味。

「我希望我知道。」零聳了聳肩,無奈的表示。

「一般來說記憶喪失通常是頭部受到衝擊,那只要再衝擊一次不就得了?」魔理沙建議,不過零馬上不滿的瞪著魔理沙表示抗議。

「這樣啊,那麼就得罪了!」靈夢喊著,隨後從懷裡掏出符發動攻擊,但是被咲夜制止。

「靈夢,妳如果想打彈幕戰的話就得去外面喔。」蕾咪莉亞喝了一口茶,若無其事的說。

「這樣啊,那就再見囉!」靈夢說,隨後抓著零,從窗戶跳出去,魔理沙則變出掃帚,跟著飛出去。

「大小姐,這樣好嗎?零先生可不會彈幕。」咲夜問著,一個不會彈幕的外來者要被博麗的巫女痛打,怎麼想都有點慘忍。

「反正他絕對不是普通人,不會有事的吧?」蕾咪莉亞回答,不過她也不確定會不會發生什麼。

 

紅魔館外就是霧之湖,而霧之湖的另一端就是魔法森林,靈夢將零帶到了湖畔,魔理沙則隨後降落在地面。

「那就開始吧!喝!」靈夢喝到,並且將符化為彈幕射出,零本能用羽翼張開了防禦結界,擋下了靈夢的攻擊。

「喂,我在幫你欸,不能防禦啦!」靈夢喊著,但是零可不願意,沒有一個正常的生物會乖乖的挨打。靈夢又繼續發動了攻擊,但是防禦結界不為所動。

「可惡,這結界不弱嘛,珠符『明珠暗投』!」靈夢手中出現了數個陰陽玉,朝零飛來,先前的結界應聲破裂,但是被兩片最大的羽翼給擋了下來。

「呼,差點要送命了。」零說,並摸了摸羽翼,其觸感反而不像羽翼,比較像是金屬。

「靈夢你這樣太慢了啦,這種狀況就要這樣,魔砲『ファイナルスパーク』!」魔理沙說,並向迷你八卦爐內塞入大量蘑菇,接著從中射出了比先前的使出的更粗更大的光束,零再次的張開了結界,但是巨大光束強大的威力讓結界出現了裂痕

「可惡,死定了啦!」零叫著,並將更用力的撐住結界;這時,他旁邊突然出現了個人影,幫助他撐住了結界。

「待會叫我出來。」那個人影說,隨後馬上消失,零還沒來的及反應,眼前的結界馬上破裂,擊中了護著身體的羽翼;說也奇怪,光束打到了羽翼便向四方反射回去,但是強大的衝擊力仍然讓零被擊飛,甚至折斷了三棵樹

「怎麼回事?」靈夢跟魔理沙在光束被反射時還來不及反應,趕快的張開了防禦障壁;光束完全消失後,只看到幾乎100公尺外的零靠在一棵樹的樹幹上,四周還帶有一些煙霧。

「魔理沙妳看啦,差點殺掉很重要的證人欸!」靈夢向魔理沙抱怨著,幸好眼前這位外來者會結界,不然必死無疑,靈夢趕緊跑向零所在的位置,魔理沙也跟了過去。

「欸...那個,你沒事吧?」靈夢問著,雖然眼前的景象不像沒事。

「唉痛痛,沒事多謝妳了,霧雨魔理沙,現在我想起來了。」零說,不過魔理沙感覺很奇怪,自己應該還沒自我介紹才對,為什麼零會知道她的全名。

「容我現在才自我介紹,我是第34代魔神之承載者,伊恩‧Y‧薩伊,嫌很長的話就稱呼我為賽可就行了」零(呃,現在是賽可)行了個禮,隨後自我介紹。

「等一下,那剛才這怎麼回事啊?」靈夢抱著頭說,這種情況下確實很難了解發生什麼事。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有沒有地方可以坐一下啊?去神社好了,靈夢小姐,可不可以帶路?」賽可說,靈夢只好領著兩人到了博麗神社。

「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在往神社的路上,魔理沙好奇的問。

「因為,我算半個幻想鄉的居民啊。」賽可說,不過這讓魔理沙更難理解。

 

三個人到了神社,賽可走上階梯,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張日幣一千元鈔票,丟入了香油錢箱,隨後拉了幾下鈴鐺,合掌拍了兩下。

「你們這邊用的貨幣是什麼?應該是日幣吧?」賽可問,靈夢點了點頭。

「那就好,我特別換成日幣了;我知道妳很缺錢吧?博麗的巫女小姐?」賽可繼續問,靈夢聽到這個問題臉都紅了。

「這感謝您慷慨解囊,要不要進來坐坐」靈夢問,在博麗神社投入一定數量的香油錢可以有些特殊服務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不成文的規定了。

「那就太感謝了。」賽可說,隨後走進了神社內部的和室,坐了下來。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會進入幻想鄉?」靈夢問。

「這就要介紹另外一個人了臭老頭,現身啦!」賽可回答,隨後朝著後方喊了一下。

「呿,你最近很沒禮貌欸各位好,我是掌管環境的魔神,零。」賽可身旁突然出現了一個“人”,身材以人來說算高的了,長的也算是很標準。

「神!?」魔理沙跟靈夢同聲驚叫,雖說幻想鄉內本來就有神的居住,但是現在可又多一個了。

「看來我需要花點時間解釋了。」零邊抓了抓頭邊說著。

 

第二章

全站熱搜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