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光與震動消失後,只見得八雲藍被擊飛進神社旁的樹林內,撞倒好幾顆樹才停下。而賽可則是被擊飛往神社的方向,零張開結界並且接住了賽可,才沒摧毀神社的建築物。 

「這樣看來是平手呢。」八雲紫走到攤在地上的藍的身邊查看著,看來已經是不能戰鬥了,不過對方看起來也是如此,便對著零簡短的說。

「是啊,我們這邊這位似乎也不能戰鬥了。」零回話,並且將賽可放在神社的走道,隨後補充著:「不過,這傢伙能跟藍打成平手我挺意外的,我可真不知道賽可以經實力這麼強了。」

「那麼,你的實力又如何呢?」紫拿出了一把扇子,遮住了嘴,同時不懷好意的問著。

「我鄭重的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零,是蓋亞所創造出來管理地球的三個魔神之首,環境的支配者,也是」零語氣高傲的回答,並且張開了羽翼,背後彷彿出現了強大的氣壓來威嚇八雲紫,不過八雲紫當然也是以自己的氣來抵擋住零的威嚇。

「好啦!你現在被封印住,力量沒辦法全部發揮還在那邊囂張!」後面賽可努力撐起身體,大聲的吐嘈著。

「閉嘴,不要吵啦!」零轉頭罵著賽可,並且繼續往下說:「唉,對,我力量是沒辦法完全發揮,但是應該也足夠了才對。」

「那我可真想見識看看你的實力啊?」八雲紫挑釁意味十足的問著,零沒有回話,只是微笑了一下。

「這可有什麼問題啊?幻想鄉最強的妖怪,八雲紫。」零以紅色的眼睛看著紫,身上逐漸出現了盔甲與盾牌,背後也揹著武裝。零此時又開口補充著:「不過再這之前讓我先說一句話。」

「什麼?」八雲紫滿臉疑惑的看著零,這種時候眼前這位神還想說什麼。

「紫妹妹我喜歡你啊!」零突如其來的告白著,現場所有人全部都傻眼了,零居然敢公然向幻想鄉內最頂端的妖怪告白,而且是在這種決鬥的時候。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連紫自己都滿臉疑惑的看著零。

「臭老頭你這渾蛋,這種時候還在把妹!」背後的賽可身上出現了出現了氣流纏繞著,怒氣沖沖的罵著零,並且用手中的劍發射彈幕攻擊,但是彈幕還沒碰到零就像流星一般的化掉了。

「唉呀,我不過就是想紓緩一下緊張的氣氛嘛,不要在意啦!」零轉過頭來嘻皮笑臉的解釋,隨後又恢復嚴肅的表情看著紫,並且取下腰間的物體,簡單的展開後變成了一把長步槍握在手中,低聲的說著:「那麼,開始了!」零背後的羽翼發出了強光,並且漲大為原本的兩倍大。零放射出了扇型的彈幕廣範圍的攻擊前方,八雲紫將陽傘與扇子一收,射出大量針狀彈幕作為反擊。

「只有這種程度嗎?」紫一邊靈活的在彈幕縫隙中迴避一邊想著,零的彈幕確實空隙十分的大,攻擊也不猛烈,這種程度來說跟個普通的妖精差不了多少。但是這時,零的臉上卻出現了詭異的笑容。

禦符『近接ピクウス』!」零大聲的宣符,射出了四束一長串密集、毫無空隙的彈幕,並且扭曲而相互交叉形成了火網,同時搭配著先前的彈幕使得空隙一瞬間變小很多。此外零還鎖定了紫的位置,讓彈幕不斷的往她的方向射去,縱使紫不斷的移動,彈幕依然緊緊的跟著。

「看來我剛剛太大意了不過這沒什麼。」八雲紫小聲的說,並且來回的穿梭在極微小的彈幕中間移動與發動反擊。而零被紫連續且集中的攻擊後,SC遭到了擊破,零為了承受住衝擊而用羽翼包覆住自己並退了幾步,不過很快的又張開了潔白的羽翼,放出了如狂風般猛烈的彈幕,並且襲向所有的角落。紫同樣是快速的迴避著,並且不時的用扇子畫出了一道隙間躲入其中暫時躲避彈幕。

 

「怪了,零的實力只有這樣嗎?」旁邊觀看的靈夢不解的問著,零方才顯現出的實力實在是與魔神之名不相配。

「臭老頭在放水啦他每次都這樣,都會先讓對手一點真是的,他最好被打敗算了。」賽可不屑的回答,並且怨恨的詛咒著。不過目前零看起來反而是取得了優勢,獲得了主控權。

「呃你們兩個好像有點不合啊?」靈夢又問,剛才零解說時也是對賽可十分的不屑,看起來很明顯的兩人關係不好。

「沒有,我們只是會這樣互相虧來虧去而已。」賽可輕描淡寫的說,抬起頭繼續的看著眼前發生的戰鬥,同時在心中默默的祈禱著。

─臭老頭你可別輸啊!

 

「呵呵,真的不好應付呢。」零一邊繼續猛烈的攻擊一邊看著利用隙間東躲西藏還不時強力的反擊的紫,居然暗自笑了出來,而零的面前這時浮現出一張發光的符卡,零大喊著名稱以宣符:「風符『徬徨の風』!」原本猛烈的風狀彈幕變的更加的猛烈,簡直是比龍捲風更加威猛,這些風同時亂數的不斷改變風向,使得其軌道根本無法預測。

「可惡境符『四重結界』!」紫雖然不斷的移動著,但是四處亂數移動的風彈幕卻有幾發往紫的方向襲來,紫趕緊發動了SC,張開了四層結界包覆住自己來防禦。而紫的針狀彈幕這時依然是不斷的往零的方向反擊,很快的將零的SC給擊破。零再次使用潔白的羽翼護住自己來抵擋住衝擊,之後又將其張開,繼續散發出光芒與廣範圍且交錯的彈幕攻擊。

「這種程度的彈幕確實有一定的實力呢不過這沒什麼!」八雲紫改以小幅度的移動來取代不斷的穿梭來迴避,同時精準的以針狀彈幕攻擊零。雖然不斷的被攻擊,零臉上依然是保持著詭異的微笑,而他的面前這時候又出現了一張發光的符卡。

雨符『死者の雨』!」零宣讀著SC的名稱,並且在散佈了如綿綿細雨一樣密集的彈幕,但是其猛烈的程度卻又如同暴風雨一般的強烈。紫依然是以小幅度的移動來迴避攻擊,但是豪雨同樣幾乎無預測性可言,隙間妖怪還沒來得急張開一個隙間迴避便被雨彈幕連續命中,而退後了一段距離。

「太大意了」八雲紫努力的穩住陣腳,整理了一下後又繼續衝入彈幕雨中與魔神纏鬥著。紫很快速的抽出SC並且大聲唸著:「境符『四重結界』!」再度的張開四層的結界來包覆住自己做為防禦,同時張開了凝聚了幾個光球發射出光束,與針狀彈幕一起集中攻擊著零,很快的就將這張豪雨SC給擊破。

「嗚呵呵,不愧是幻想鄉最強的大妖怪,這樣才好玩嘛!」零又用了羽翼護住自己來承受住衝擊,但是這時他居然又笑了出來,似乎是在慶幸有如此強大的對手。零這回射出了數條長條狀的彈幕來攻擊,長條彈幕彼此相互不斷的交錯,實在是讓人很難摸清楚動向。八雲紫繼續以隙間做為迴避的手段,同樣以高火力的彈幕反擊著。很快的,零的面前又出現一張發光的符卡。

河符『掠奪の洪水』!」零大聲的宣符,身後出現了一道猛烈的山洪襲來,並且往四周岔出支流還散發著大量的彈幕,而洪水彈幕才剛消失,立刻又來了另外一道洪水,而且每次的支流的流向都完全不同,大量的彈幕殘留餘場上,光是躲都來不及了。

「操縱環境的能力嗎?」紫一邊閃躲著洪水一邊想著,零方才的SC確實都與環境有關。雖說兩道洪水之間的空隙極小,隙間妖怪還是趁著洪水退去時趕緊攻擊零,如此不斷的重複著閃躲後攻擊,攻擊後趕快閃躲的過程才將零的這張SC給擊破。零又重新整理了一下,這回改向四面八方射出大型如彎月狀的彈幕廣範圍的攻擊著。

「呵呵,這樣的能力是夠格稱做神了但是還差的遠呢!」八雲紫笑了一下,隨即大聲的對零叫囂,並且繼續以強大的火力反擊魔神,同時靈活的閃避零的攻擊。但是零的臉上,卻十分詭異的還是保留著笑容,完全看不出緊張或害怕是眼前這位大妖怪的實力。

「我不是神,我是凌駕於神與魔的魔神!」零大聲的回敬,隨即又叫出了一張SC,並大聲的宣符:「海符『混沌の津波』!」魔神的背後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海嘯,向著紫的方向襲來,紫叫出了一個隙間躲入其中輕鬆的迴避,海嘯過去後殘留了大量四處移動的彈幕很快的又有兩道海嘯從兩側夾擊隙間妖怪,不過又被紫躲進隙間而撲了個空。

「這張不好對付呢。」八雲紫在心裡想著,並且在海嘯的空擋全力反擊,之後快速的閃避著從四方襲來的海嘯,同時也要閃躲著海嘯過去後所殘留的大量散亂彈幕。零持續的操控著海嘯不斷的襲往紫的方向,但是這對這位幻想鄉最強的妖怪來說頂多是中上而已,還不到能打倒的程度。很快的,零的SC又在紫的高火力反擊下被擊破,零又將羽翼護住自己來承受衝擊。

「嘛接下來的可就是我自己的武裝了。」零說,不過完全讓人聽不懂他到底在說什麼。魔神的羽翼又一次的張開,並且發出了光芒,向四方射出了大量的羽毛彈幕。

 

「什麼自己的武裝?」魔理沙不解的問著,零這句沒頭沒腦的話真的是不能了解是什麼意思。

「蓋亞在創造三個孩子來管理地球的時候賜給了他們力量與武裝,我想他說的就是這個。」賽可解說,並且繼續看著零以羽毛雨攻擊著紫。

「那到底是什麼?」魔理沙依然是疑惑的問,因為賽可的解釋似乎沒有讓她理解那些是什麼。

「恩我也不會解釋,看臭老頭示範吧!」賽可想了一下,做出了一個簡單的結論,魔理沙點了點頭,繼續的看著零與紫的決鬥。

 

「這羽毛還挺煩的」八雲紫一邊閃躲著羽毛彈幕一邊抱怨著,因為這些密集的羽毛彈幕是以飄落的方式飛行,軌道毫無預測性,偏偏羽毛又發出強光來影響對空隙的判斷。紫不斷的與羽毛擦身而過,同時繼續發動反擊,但是還是被四處飄散的羽毛給擊中,紫退後了一段距離,重新整理一下後又衝進了羽毛雨中反擊,很快的又逼了零叫出另一張SC

翼符『魔神の光り輝き』!」零大吼著SC的名稱以宣符,羽翼發出的光芒變的更加的強烈,羽毛彈幕像是結界一般包圍住了魔神與隙間妖怪兩人,並且有羽毛束不斷的從各個角度襲擊八雲紫,感覺就像是蜘蛛正在玩弄著他所捕獲的獵物一般。

「這種東西才難不倒我!」八雲紫一邊高速的閃過不斷衝著自己而來的羽毛束一邊大吼示威,並且抽出了符卡大喊著:「境符『四重結界』!」又張開了四層結界進行防禦,同時還是以大量的針彈幕與光球反擊。四重結界消失後,紫又繼續的不斷移動來閃躲羽毛束攻擊,但是也成功的擊破了魔神的這張SC。零這回雖然也用羽翼來抵擋SC被擊破的衝擊,可是這次卻後退了幾步。

「哈哈,能夠撐過這種彈幕的我想也只有紫妹妹妳了吧。」零笑著說,再一次的張開羽翼,準備發動攻擊。

「廢話少說,快點放馬過來!」紫嚴肅的說,零又笑了一下,將手中的步槍瞄準了紫而射出了細長的光束,同時向著前方各個角落射出大量的短光束。八雲紫同樣是在彈幕的縫隙中穿梭,並且繼續的以針彈幕還有彈幕光束反擊。這時,零將手中的步槍收起,從背上取下了一個黑色的構造物將其展開,原來是一門重型的火器。

「通常能撐到這張符的人很少」零低聲的喃喃自語,面前出現了一張符卡,零大聲的宣符:「光砲『デストロイフラッシュ』!」從火器中朝著紫的方向射出了極巨大的光束,其大小比賽可先前使用的光束砲還大,光束吞噬著射線上所有的物體,還不斷的向四周散發著大量的彈幕。八雲紫快速的張開隙間躲入其中,抓準了零在兩次射擊之間的間隔猛攻,而零則是加快了射擊的速度,使得到處都是一片白光。紫在光束與光束之間的極微小縫隙中反擊,還是將零的這張SC給擊破。

「嗚」零因為衝擊而退後了幾步,小聲的叫了一下。零將手中的重火器收至背後,重新張開了羽翼,從背上取下了一把長劍,與賽可的魔劍不同,這把長劍帶有一種冷冽的氣息,卻又有一種聖潔的光輝。零揮動著這把劍,向前方廣範圍的發出了劍氣彈幕。

「這把劍怪怪的?」八雲紫看著魔神手中的劍,心中突然起了一點疑惑,但是很快的又拋諸腦後,繼續的邊迴避邊反擊著零的彈幕。而魔神手中的劍發出的光芒是越來越強烈,到最後簡直是可以媲美太陽的光芒。

『創世の開闢神劍』!」零大吼著,隨即向四面八方射出彈幕束。紫很靈活的閃過這些彈幕束,只見得零將手中的劍高舉,向紫的方向一劈,巨大而且威力強大的劍氣彈幕快速的襲來,隙間妖怪連忙躲入了隙間來迴避。零不斷的向四方射出彈幕束,並且持續的朝著紫的方向發射巨大劍氣彈幕。

「不行了境符『四重結界』!」紫又發動了SC來進行防禦,並在此時集中攻擊著零。魔神的SC被紫的連續攻擊很快的擊破,零再次因為衝擊而往後退了好幾步。

「呼連神劍也沒辦法嗎」零將劍插回背上,嘆了口氣,眼前則直接著出現了一張發光的符卡,零用手抓住了符卡,高聲唸出符的名字來宣符:「『ガイアの怒り』!」四周張開了紅色的結界包圍住零與紫,從結界的邊緣與各個角落不斷的射出自由亂數移動彈幕,整個結界內部幾乎被彈幕給佔滿,成為了名符其實的由子“彈”形成的“幕”。

「這真不愧是魔神啊」紫感嘆著,這麼大量的彈幕可真是沒幾個人能支撐的了,並且不時的躲入隙間迴避。結界持續的發射大量的彈幕,而八雲紫則是努力的保持機動而不被命中。就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結界終於因為SC的力量耗盡而崩解。

「好了,最後一張了。」零有點無奈的說著,一雙紅眼直直的看著紫。零叫出了那最後一張SC,大聲的唸著:「終末『エンデ.オブ.ザ.ワールド』!」魔神的羽翼發出了強烈的光芒,發射出了六道大型的光束打在地面,被擊中的地方又發射出了大量的大玉彈幕,零的面前凝聚了一個光球,並且從光球中射出巨大的光束,而光球則是不斷的旋轉使得光束掃過所有的地方,就像是要毀滅掉這整個世界一樣紫不斷的張開隙間並且穿梭於其中,同時開啟了一道隙間於零的面前,從中發射大量的彈幕作為反擊。而在這混亂的場面下,零的最後一張SC還是被擊破,也使得零退後了一段不短的距離。

「好啦,我輸了,我的SC用完了。」零攤開雙手,無奈的表示,雖然他看起來仍然是神情自若,剛才的大規模彈幕似乎都沒消耗到什麼魔力。

「這樣好了,我來給你一個加分題好了,贏了我就承認你。」八雲紫有些不懷好意的說著,並且撐開了陽傘,抽出了一張發光的符卡,朗聲唸道:「紫奥義『弾幕結界』!」四周張開了一道結界,魔法陣不斷的吐出彈幕包圍了零,包圍網隨後不斷的縮小範圍逼近,零則是鑽入縫隙閃躲,如此不斷的重覆著這些過程。

 

「紫姐動用了最強招式呢」靈夢用一種帶有憐憫的語氣說著,這張SC可是八雲紫的最強絕招,只有少數人能夠在其中存活,也難怪靈夢會想去憐憫零。

「給臭老頭點教訓也好。」賽可簡短且毫不在乎的說,不過他沒說完,是“如果零撐不過去的話”,因為眼前零正快速的閃過不斷包圍上來的彈幕。

 

「這加分題可真能“加分”啊?」零小聲且十足諷刺意味的說,繼續的以一種像是特技表演般的方式來閃躲著彈幕包圍網。終於,SC用來維持結界的魔力耗盡,整個結界完全的崩解,SC被擊破的衝擊也讓八雲紫往後一倒,零則幾乎是瞬間就出現在紫的背後並且扶住了紫。

「可以承認我了嗎?」零微笑且溫柔的問著紫,這位幻想鄉的大妖怪沒有回話,只是也微笑的點了點頭。

 

第五章

全站熱搜

ian1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